【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青年文摘 > 正文

青年文摘:我一生都在等你

作者:维.托卡列娃
来源:网络 时间:2011-11-19 23:28 阅读:361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1 阿尔塔莫诺娃只考了一次,就很轻松地考上了音乐专科学校。基列耶夫和她一起参加了考试,但是没有考上,他作曲得了三分,只差一分而没有被录取。基列耶夫的乐感非常好,难以弥补的是他弹错了五个音符。当时,阿尔塔莫诺娃很想走到他跟前,对他说:你是所有人当中最有才华的。但她有些不好意思:他也许会把同情当作怜悯,并因此而感到羞辱。

秋天开始上课时,全班聚集到了一起。基列耶夫竟然也在这个班里,显然他走了后门。在班上大家当着基列耶夫的面什么也不说,但却有意疏远他。对此,基列耶夫也假装不在乎。不过,阿尔塔莫诺娃看到了,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心里痛苦

在教室里,阿尔塔莫诺娃和基列耶夫通常坐在一排。她替他在餐厅排队,每逢考试时,还总是提前把自己的提纲借给他。要是基列耶夫说看不清她的笔迹,阿尔塔莫诺娃就大声念给他听。

那是考试结束后的一天,他们在阿尔塔莫诺娃家的厨房里自制早餐。为了驱除睡意,基列耶夫坐下来弹琴。他喜欢的作曲家是普罗科菲耶夫,阿尔塔莫诺娃认同的却是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的曲子是多么优美呀,屋里的墙壁多么好看呀,生活太美好了,阿尔塔莫诺娃萌生了爱情

一开始,阿尔塔莫诺娃并不知道自己爱上了基列耶夫,只是有时候会想他。要好的女友听阿尔塔莫诺娃讲了好长时间,说:“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告诉他,这样你就会平静下来。”

说,还是不说?整个四月和五月,阿尔塔莫诺娃都在思考。

说吧,万一他不需要这份感情呢?或者他可能回答:“我喜欢另一个女人。”这样,他们就不能像从前那样一起在学校食堂排队,一起吃小灌肠,一起去图书馆,她就不能在他们一起乘坐电梯时仰着脸看他了。不能说,不能摊牌。

就这样,阿尔塔莫诺娃给爱加了把锁。

夏日的一天,门铃突然响起,阿尔塔莫诺娃打开门看见了基列耶夫。他站在那里,表情严肃,甚至庄重,却有点不自然。阿尔塔莫诺娃等他说话,他却一言不发。

“你有《儿童乐谱》吗?”基列耶夫终于问道。

“大概有吧,你要它干什么?”

“我想改编,把它改成现代风格的曲子。”

“为什么要改柴可夫斯基的?最好是改编普罗科菲耶夫的。”

基列耶夫没有回答,阿尔塔莫诺娃发现他喝醉了。

基列耶夫进来后,站在了客厅中间。突然,他一下子抱住了阿尔塔莫诺娃,然后进了卧室。阿尔塔莫诺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脑子乱糟糟的:同意还是不同意?她知道自己爱他,非常爱,而且已经爱了很长时间了,这正是个机会。可他一句话也不说,而且还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第二天,阿尔塔莫诺娃像往常一样给他买了小灌肠和咖啡。基列耶夫吃着东西,眼睛望着空旷的地方。他不记得了,阿尔塔莫诺娃想,要不,问问他?可怎么问呢?问他,你记得吗?他准会说,什么事儿?阿尔塔莫诺娃什么也没问。

2 医生问她要不要把孩子生下来。

“我不知道。”阿尔塔莫诺娃回答说。

“您考虑一下,但时间不要太久。”医生建议道。

发奖学金那天,阿尔塔莫诺娃到了学校。在取款处她突然遇见了基列耶夫,基列耶夫正站在那里数钱。“现在就告诉⋯⋯就问⋯⋯就告诉⋯⋯”阿尔塔莫诺娃下了决心,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进入手术室后,阿尔塔莫诺娃回头朝手术室门口望了一眼。她一直盼望着基列耶夫跑进来,抓住她的手说:“差点就来不及了!”但是基列耶夫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阿尔塔莫诺娃两周都没去学校,她不想去,甚至连电话也不接。即便广播里播报爆发了核战争,她也不会动一下。她整天坐在钢琴前敲打着琴键,弹奏着《儿童乐谱》。

四月一日是阿尔塔莫诺娃的生日,二十岁的生日,又一个十年。全班都来了,基列耶夫也来了,还送了她一尊黏土做的骆驼小雕像作礼物。

阿尔塔莫诺娃从音乐专科学校毕业后,考入了戈涅欣学院的合唱指挥班,大学毕业后她开始指挥少年宫的合唱团。基列耶夫在学校上到三年级就辍学了,据说他在声乐歌舞团上班。

就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将近三十岁时,阿尔塔莫诺娃嫁给了谢尔日科。阿尔塔莫诺娃对他没有像对基列耶夫那样的爱,她也不需要那样的爱,基列耶夫曾让她伤心欲绝,生活本应该保持平和。可三百六十天之后,他们就离了婚。

3 四十岁对女人是青春不再的年龄,可四十岁的阿尔塔莫诺娃看上去比二十岁时还漂亮,曾经胆怯的性格变得平和,对自己的事业也变得自信了。还同年轻时一样,她在期待着什么,也许在期待着基列耶夫的出现,但她自己没有表现出主动性,即便遇到她和基列耶夫都认识的熟人,她也从不打听。……

基列耶夫已经四十多岁了,对于声乐歌舞团来说,他已经老了。

没能生下的儿子一直存在在阿尔塔莫诺娃的生命当中,就像隔墙的音乐,尽管声音低,但能听得到。而且时间越久,思念就变得越来越强烈。对她来说,一个人生活实在有些空虚。

在少年宫,阿尔塔莫诺娃和瓦赫丹戈交上了朋友。他的爱情也是一波三折,阿尔塔莫诺娃一边听他倾诉,一边递给他面包片。结果她爱上了他,因为他的种种不幸。

他们结婚了,然而一直没有孩子。阿尔塔莫诺娃去看医生,医生告诉她:“不可能再怀孕了。”这就是基列耶夫的拜访给她造成的后果。他当时想要什么来着?好像是柴可夫斯基的《儿童乐谱》。

瓦赫丹戈每月给他的母亲打一次电话,并悄悄地说:“没怀孕。”母亲对儿媳妇很不满意。

一切结束了,结束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瓦赫丹戈在给他妈妈的例行电话中说:“还没怀孕。”阿尔塔莫诺娃一把夺过话筒,对婆婆说了几句粗鲁话。瓦赫丹戈明白: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4 在阿尔塔莫诺娃的婚姻亮红灯的同时,合唱团却兴旺了起来,不断壮大,还去保加利亚、中国和美国演出,台上台下都在传唱阿尔塔莫诺娃的歌曲。

一个著名的管风琴家来莫斯科巡回演出。音乐会结束后,阿尔塔莫诺娃乘地铁回家。坐电梯往下走时,她陷入沉思,当看见面前站着的基列耶夫时,她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只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啊,你也来了!”阿尔塔莫诺娃用轻快的口吻说。基列耶夫跟从前一样没多大变化,只不过是另一种样子,像是外省来的老同志。阿尔塔莫诺娃知道,近年来基列耶夫在餐厅弹钢琴,听说他还酗酒。

他们站着相互望着对方。“你好吗?”阿尔塔莫诺娃问。

“还好。”

“天哪,”阿尔塔莫诺娃有点害怕,“我差点因为这个人毁了自己的一生!”阿尔塔莫诺娃在心里对自己说。

“你怎么走?”他问。

“我往右拐。”

“我往左拐。”

没办法,还像往常一样,他们总是各奔东西。

阿尔塔莫诺娃突然想说:“知道吗?我们曾经可以生个孩子。”但她没说,无法挽回的事情说了又有什么意义?

“那好,再见。” 阿尔塔莫诺娃与他告别。

“再见。”基列耶夫回答。

火车来了,阿尔塔莫诺娃却突然慌乱了起来,好像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趟火车。基列耶夫还站在站台上,人流把他推来推去,但是他没有觉察到。阿尔塔莫诺娃看了他一会儿,火车进了隧道。车厢轻轻摇晃着,她心里空荡荡的。

突然间她明白了,因为自己的犹豫,她毁了他的生活。否则儿子也快三十岁了,听完音乐会他们将一起回家,她会对着基列耶夫说:“认识一下,这是你的儿子。”但即便这样又能怎样呢?他还是站在站台上,像三十年前没有被音乐学校录取一样尴尬。

阿尔塔莫诺娃为他失掉的天才痛苦,她又像当年一样,想乘车回去告诉他:“所有同学中你最有才华,你的天赋没有完全失去。”

“下一站是白俄罗斯站。”一个女播音员的声音。

阿尔塔莫诺娃抬起头来想:“奇怪,我是从白俄罗斯站上车的,也就是说,火车绕了整整一个圈又回到了起点。”

基列耶夫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当车门打开时,阿尔塔莫诺娃看见了他。她在最后一秒跳了出来,走到他跟前问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等你。”基列耶夫简短的说。

“为什么?”

“我一生都在等你。”

相关专题:文摘 青年 阿尔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青年文摘:我一生都在等你的感言
    • BlueSky 2013-06-10 评论

      呵呵

    • 一介书生 2015-04-27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