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短篇小说:并蒂莲

︶ㄣzんú葛孔明嫒ィ厼啲的空间作者:?ㄣzんú葛孔明嫒ィ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5-02-05 19:47 阅读:400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它是开天以来第一朵并蒂莲,生长在不周山之颠。几千年的岁月中,并蒂莲生出两种灵智,有了灵智,便讨论起他们的名字。先天灵根本不分男女,只是随性而定罢了,于是两朵莲花一男一女,男的叫莲红,女的便叫莲白。

莲红性子高傲,与不周山附近灵物多有争执,亏得有莲白帮着他,否则早就不知被欺负的成什么样子了。莲红十分喜欢有这么一个姐姐。莲白性子淡淡的,除了这个弟弟,莲白什么也不在乎。于是他们两个便十分要好,互相依附。

这一天,来了个清风道骨的人,自称鸿钧,看着莲红与莲白,先天双灵,灵根也是一火一冰,稀奇的很,也十分适合修炼。便给了莲红莲白修炼的法门,只是临走时嘱咐了莲红,日后戾气要收敛着些,莲红十分奇怪,虽说他是火灵根,可在这冰冷的不周山之颠,戾气是万万没有的,怎的这道人说让他收敛戾气?莲红虽然十分疑惑,也只能应声是。

数十万年之后,莲红与莲白早已修成金仙,圣人之下,就是大罗金仙了。当今圣人已有九位,再也不能多,这金仙便已经至高了,于是不周山灵物尊称莲红莲白一声“仙人”。

今日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莲红像往常一样,锤炼他的红莲业火,红莲业火乃是他的先天灵火,不停锤炼,方才能越来越厉害。这时,莲白移步过来。

“莲红,今日妖王与妖后共结连理,我需送去贺礼,你在洞里好好呆着,不许出去惹事生非,听到了吗?”莲白嘱咐着莲红。就只有莲红,莲白才会费心,其它仙人,莲白从来没记住过名字。

“知道了。你要去多久?”莲红有些不舍,自从有了灵智,十数万年间,他们几乎从未分开过。

“大概几个月,照顾好自己。几个月而已,很快就回来了。”莲白摸摸莲红的脸颊。

“恩。”莲红有些惬意。

莲白掐了法诀,御云而去。

莲红算着时间,等着莲白归来。

“还有十多天天,莲白便回来了。”莲红欣喜不以,好容易才压抑下高兴感觉,开始锤炼红莲业火。

这时,不周山的灵物突然躁动起来,纷纷向外逃窜,莲红不解,逮了一只灵狐,这灵狐是几千年前逃到不周山的,在这灵物众多的不周山修为算是低下的。

“狐狸,你们为何这般躁动不安?”莲红问灵狐。

“仙人,求你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狐狸十分着急。

“你只说为何便罢。”莲红没理灵狐。

“圣人应该知道,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曾大战天地,撞断了不周山,当时水神火神同归于尽,本应就此消失于天地之间,谁知火神祝融不甘如此逝去,溅出的血中便有了浓重的戾气,几月前来了一位九尾天狐,当时他深受重伤,祝融戾气趁虚而入,侵蚀了他的灵智。当时莲白仙人是知道的,不过莲白仙人说不必理会他,说他抵抗不了戾气,难逃一死,谁知他没死,现在还在不周山大开杀戒,不过一个时辰,不周山的灵物已经死了将近半数。”狐狸泫然若泣。

“放肆,竟敢在我的地方开杀戒,让我去会会那个九尾狐。”莲红几万年不曾有过怒火了,这次倒是发了好大的火。莲红扔下狐狸,掐了法诀朝不周山血腥味最重的地方。,果不其然,那九尾狐手中还拎着奄奄一息的雪兔,莲红认得那雪兔,是不周山山脚下的一只兔子,已经修成人形,是个怯生生的姑娘,十分善良。

“呵,你胆子到大。”莲红怒火中烧,说了一句。

“血,我要很多很多的血……”九尾狐已经没了理智。

“看你这么可怜,我便帮你一把,让你早死早超生!”莲红祭出红莲业火,向九尾狐打去,九尾狐没有闪避,被烧的原型都现了出来,黑乎乎的看不出是只九尾狐。戾气被逼出来,化作一团灵魂。

“呵,虽说万物皆有灵,想不到一丝戾气也能有灵智。也罢,我送你一送。”红莲业火对灵体杀伤力特别大,却不想这戾气如此缠人,顺着红莲业火,侵入到莲红体内。

“这戾气经过九尾狐的损耗,却也没有那般厉害,应该没有大碍,寻个日子净化了便好。”莲红这样想着,没有把戾气当回事。

几天后莲白回来了,不周山已经恢复,只是不似以前热闹了。但莲白也没有在意,除了莲红,她什么都不在意。

“这次出去可给我带了礼物?”莲红问道。

“这次是去祝贺又不是游玩,哪来的什么礼物。”莲白点点莲红的额头。“呐,这红玉扇子虽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器,倒是和你挺般配的。”莲白从袖袋中抽出一柄红玉扇子,递给莲红。莲红打开扇子,真是挺般配的。莲白向来一身白衣,莲红却偏偏喜欢红衣,又生的一张白玉面庞,以前两人出去的时候,不知勾的多少仙女神魂颠倒,反倒是莲白,对什么都淡淡的,即使有男仙有意,看见莲白绝世之颜,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如此,在仙界便流传着不周山有着绝色双生花。

“这扇子我很喜欢。”莲红把玩着红玉扇子。“那里来的?”莲红问道。

“不记得是哪位仙人送的。”莲白随意回答着。

“男仙?”莲红眼神有些凌厉。

“可能是。”莲白一贯都是淡淡的。

“这扇子丑死了。”这样说着,用红莲火烧的渣都不剩。

“你呀,下次会给你炼制一把。”莲白也不知他在恼什么。只是觉得莲红脾气发的好生蹊跷。不知不觉中,戾气的种子开始发芽了,只是莲红不知道自己这般容易发脾气是因为戾气在作祟,莲白也没放在心上。直到那一天。

莲红今日没有修炼,在看着莲白炼制扇子。那天莲白提了一句,莲红便去寻了最好的材料,要莲白炼制扇子给他。莲白对他从来都有求必应,也就没有拒绝。莲红看着,感觉到有人来到洞府前,莲红也没理,看着莲白炼制出扇子,高兴的很,拿着红玉扇子,问莲白这扇子叫什么好,这扇子和以前那个不一样,是真正的法器,有灵智,起了名字的器灵,会更有灵气些。

“我希望你一世安好,便叫祈莲吧。”莲白看着莲红如此欢喜,便也高兴,为扇子起了名,叫祈莲扇。“还有些材料,顺便帮你炼支簪子可好?”莲白问着。“当然好。我这簪带了万年,也该换换了。你先炼着,我去看看洞门前谁在站着。”说着便摇着扇子走出去。莲白笑了笑,继续炼簪子。

洞府门前站着的男仙也穿着一身红衣,感觉到有动静,赶紧理了理衣袍,看见出来的是莲红,有些泄气,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道友可是莲红仙人?”红衣道人先打招呼,怕怠慢了莲红,莲白会不高兴。

“你是哪位,来我洞府前所为何事?”莲红一点也不客气。看见那人一身红衣,前些日子莲白送他的扇子,多半就是这个人的了。当然没有好脸色给他。

“我乃是北海七太子龙惊云。”龙惊云做了个揖,说出自己的身份。

“哦?”莲红有些诧异,想不到这人还有些来头。“原来是龙七太子,不知此番前来有何要紧的事?”其实这话是有些难听的,意思就是没有要紧的事就快走,有事就快说。

“我……我……”这龙七太子也是个单纯的,虽然平时张狂,在莲红面前却结结巴巴,生怕坏了自己在莲白面前的形象。

“有什么话就请说,不要打扰我们。”莲红这句话太不给北海面子了。

“你!”龙七太子气红了脸,想发脾气又怕莲白生气。这时又从云中出来了一位神仙,看着自家小弟被人欺负,本来只准备看热闹的龙三太子不得不出面维护自家弟弟。“莲红道友好生无礼,家弟不过是有些紧张,你未免太不把我们北海放在眼里。”不愧是哥哥,说起话来比弟弟气势多了不止一点点。

“哦?有吗?”莲红挑挑眉。

“哼,叫你姐姐出来吧,我堂堂龙三太子总不能落得个欺人太甚的话。”龙三太子说的话着实难听的很,仙人都知道,莲红与莲白乃是双生莲,此番话便是说莲红天资愚笨,不如莲白,与他说话平白掉了身价。

“那便看看是谁欺负谁!”莲红高傲的性子自是不能忍的,“正好试试姐姐新给我炼制的祈莲扇!”祈莲扇是用红莲火炼制而成,驾驭红莲火毫无问题,还能将红莲火的威力扩大许多。一时间天地变色,论实力莲红当然胜了不止一筹,只是龙族委实皮糙肉厚的很,与人打斗本就很占便宜,更无论这是龙族太子,法器多的很,身上的袍子,脚上的鞋子,头上的簪子,手上的戒指,无一不是厉害之极的法器。多亏有红莲火,否则怕是会落得下风。眼见哥哥为了自己和别人打起来,还落得下风,龙七太子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祭出龙王戬,朝莲红打去,莲红堪堪闪避过去,龙三太子也打了过来,眼见那一掌要打到身上,一条柔软的白绫化去掌力,然后被收回去。龙三太子抬眼望去,只见一美人,脸色有些苍白,多了几分柔弱的美。“果然是绝世美人,怪不得弟弟在龙宫失魂落魄了。”龙七太子心里这么想着。

“想必这位便是莲白仙子了吧,果然花容月貌,连我龙宫中最美的仙都比不上莲白仙子一半姿容。”这话倒是实话,可是在莲白听来就无端多了一分讽刺。

“两位龙太子,我们素无来往,为何要在我洞府前,欺我弟弟。”莲白有些恼怒,本就没有什么来往,你竟敢在我洞府欺我弟弟,实在是欺人太甚。脾气再好的仙也不能容忍,何况莲红是莲白唯一在乎的人。

“在下与哥哥并无此意,只是与莲红道友切磋切磋,想来莲白仙子不会在意。”龙七太子急得都快冒汗了,自己明明是来表明心意的,怎的就和莲红打起来,偏偏自家哥哥还差点打伤了莲红。

“哦?我倒是不知道,两个人与一个人打斗,也叫切磋。”莲白平时淡雅的话都没多说过几句,今天屡屡下龙七太子的面子,着实是生了气的。

“这……”龙七太子到底年少,被噎的没了话。

“莲白仙子这话可就不对了,明明是莲红道友出言不逊,还首先出手,在下作为惊云的哥哥,自然是要帮着弟弟的。”龙三太子两三句话,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莲红一向乖巧,若不是你激怒了莲红,莲红怎会出手。”这话说的,让两位龙太子听的,惊讶的不止一点点,难道莲红刚刚的张狂都是他们的错觉吗?

“姐姐,你脸色怎么如此苍白?”莲红终于说了一句话,在旁人听来,莲红实在是居家好弟弟,不跟姐姐诉苦,先关心姐姐的身体,委实是乖巧的很。

“没关系,我不过是炼器炼的急了些,无碍。”莲白对莲红笑笑,表示自己没关系。

“姐姐一向温和,为何今日炼器会伤了身子?”莲红一脸担心。

“我若是炼的再慢了些,你岂不是要被人欺负了。”莲白没有刻意指向龙三太子与龙七太子,只是在他们听来,就是赤裸裸的责怪了。尤其是龙七太子,一张俊秀面容变得红彤彤的。

“莲白仙子这是在责怪我们了?”龙三太子面色有些难看。

“我并无此意。”莲白看着他们,“两位龙太子,你们今天来是专门找我与莲红切磋的吗?”

“不,不是,只是……”龙七太子这时更有些说不出口。

“龙七太子有话大可直说。”莲白淡淡的跟龙七太子说。

龙七太子咬咬牙,看着莲白,终于说出话来,“那日妖王妖后喜结连理,惊云送去贺礼,碰巧遇见了莲白仙子,莲白仙子看着惊云的红玉扇子很喜欢,惊云便送与了仙子,当时惊云问仙子,有空可否去拜访仙子,仙子同意了,今日便是来叨扰仙子,想多与仙子交流一番……”

“哦,原来是你的扇子,姐姐看那扇子很适合我,便送与我了,不巧那日我的红莲火一个没控制好,将扇子烧的灰都不剩了,实在是对不住龙七太子了。”莲红这话,说的龙七太子脸色苍白的紧,原来那日莲白盯着扇子不放,是觉得这扇子与莲红相配,亏得自己还觉得莲白是有可能看上自己了,现下想来,真真是自恋的很。

“无碍,不过是一把红玉扇子罢了,莲红道友若是喜欢,我便再送与莲红道友一把。”龙七太子勉强笑着,客套了一句。

“哦,那倒不用了,你看,这是姐姐刚刚给我炼制的祈莲扇,只是用着还不太适应,否则我一定会打败两位龙太子的。”莲红这是赤裸裸的炫耀。

“三弟,你与他们客套什么。莲白,我敬你是金仙,并不代表我龙族怕了你,金仙而已,我龙族还不缺。我弟弟乃是北海七太子,愿意娶你一朵白莲,是你莫大的荣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龙三太子看不惯自家弟弟失魂落魄的样子,语气尖酸的说了这么些话。

“龙三太子,你龙族满打满算也不过五位金仙,你觉得龙族会希望看到你得罪两位金仙吗?我与姐姐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朵并蒂莲,乃是先天灵根,论身份远古神龙唤我们一声尊者都绰绰有余,圣人见了我们也是平辈论交,你不过是一条不到万年的小龙,用什么样的身份,能压我与姐姐一筹?”莲红脾气上头,厉声呵斥了两位自以为是的龙太子。

“你们……”龙三太子气的有些颤抖,“好,我们就来比一比,看谁厉害些!”龙三太子不惜耗费精血,唤出了惊龙剑,惊龙剑乃是远古神龙的脊骨所化,威力自是不用说的,其实从几天前莲红体内的戾气就有些不稳,莲红一直耗费心神压着,如今戾气越来越重,莲红不得不分出一半精力控制自己,不能被戾气冲昏头脑,否则两条小龙而已,灭了他们,不过是弹手之间的事。莲红与龙三太子斗在一起,莲白想要帮忙,被莲红呵斥了一顿,只好作罢,看着莲红在惊龙剑下险险的避过一招又一招,莲红被打出了火,也不压制体内戾气了,每一招龙三太子都只能挡住,否则必定会重伤。莲白看着,觉得不对,莲红若是这么厉害,刚才就不需要自己帮他化解了那一掌,难道莲红有什么事,必须分出心神压制住吗?

这时,龙帝带着东南西北四海龙王赶过来,北海龙王见是自家三儿子拿着惊龙剑,慌慌张张的拦住莲红,“道友为何要对小儿出手啊?”莲红好像杀红了眼,也不管来人是谁,执起祈莲扇便扇了过去,灼热的红莲业火扑面而来,北海龙王连忙挡住,否则龙三太子必定会陨落在此。莲白终于看出莲红有问题,喝到“莲红,住手!”莲红平时十分听话,现在也不管不顾了,莲白有些慌乱,“莲红,不听姐姐的话了吗?”莲红有一瞬间的停顿,便再次与北海龙王打斗在一起。

莲白这次是真的慌了,数十万年来,莲红从未有过忤逆她是时候,怎么今日成了这副模样?莲白冲上前去,用自己的先天玄冰寒气压制住红莲业火,莲红也终于停下来,猩红的眼睛也暗淡下来。“姐姐……快走……我会伤到你的……快走……”莲红有些虚弱,先天灵火非常耗费灵气,像莲红这样不要命的用着,虚弱是难免的。

龙帝上前来,“莲红道友戾气入体,驱逐出去本无大碍,可现在戾气已经开始侵蚀莲红道友的灵智了,这有着棘手。”

莲白压制住暴走的红莲火已经十分勉强了,她刚刚炼过两件法器,还伤了身,本来虚弱,更惶论现在,还要分神压住红莲火。“你且说如何驱逐戾气。”龙帝也犯了难,“这……如果有先天冰灵根的帮助他炼化了戾气,还有救。只不过现在到哪里找先天冰灵根?”

“我,我便是先天冰灵根,如何帮他?”莲白有些欣喜的问龙帝。龙帝却摇摇头,“吞服冰灵根才行。你若是让他吞了,恐怕他醒了会痛不欲生。”莲白着急了,问“我的血行吗?”龙帝点点头,“你且试试吧。”

莲白划开手腕,逼出精血,让莲红喝下,莲红的戾气果然消散了不少。只是当他睁开眼睛看见莲白,慌的不知如何是好。“姐姐……姐姐……姐姐……对不起……莲红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姐姐……”莲白消耗了那么多精血,已经快要化为原型了,“莲红,你快炼化戾气……”可惜莲红现在什么都听不见了,“姐姐,对不起,对不起,莲红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姐姐……”莲红惊慌的说着对不起,疯疯癫癫,不知跑到那里去。龙惊云呆立在原地,看着昏倒在地的莲白,喃喃道“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便不会成这样……”龙惊云突然醒悟,“父王,能不能让我照顾莲白仙子。”北海龙王有些犹豫不决。龙帝开口,“惊云,你便照顾好她吧。”龙惊云抱起莲白,飞向龙宫。

“唉……此番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北海龙王叹口气,“龙帝,既如此我便先告辞了,我儿受了伤还要调养一番。”龙帝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便率先走了。

莲白被抱回龙宫中,用最好的灵丹灵药,过了三百年方才醒来。只是还是虚弱不堪。

莲白翻手出现了一支红簪,这是后来炼制出来,还未给莲红,莲红便走了,走的无影无踪,莲白抚摸着红簪,回忆着以前与莲红的点点滴滴,想起莲红每天都开心的喊着“姐姐”,只是如今,再也没有了。莲白的眼中,滚落了晶莹的泪水。现在唯一还好的就是,莲红还活着,他们是并蒂莲,莲红死了,她也会死的。龙惊云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副情景。“你醒了。”

莲白看着龙惊云,淡淡的说,“你叫什么?”龙惊云满脸苦涩,她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如今问起来,是想记住自己,好报仇吗?“龙惊云。”莲白依旧是淡淡的,“如果莲红出事,我一定会杀了你。”龙惊云更加苦涩,“呵呵,我知道。还是先吃了这灵丹吧,这副样子,你也没办法杀我。”

不知不觉,在龙宫中,已经过了六万年,六万年间,莲白哪怕听到一点点莲红的消息,莲白都会去探查一番,这六万年来,人间、冥界、鬼界,莲白都找过,只是莲红像是故意躲着莲白一样,莲白到哪,都没有莲红的踪影。她现在仍然居住在龙宫,因为龙惊云答应莲白,如果有莲红的消息就立刻告诉她,莲白这才答应留在龙宫。龙惊云看着莲白绝世容颜,暗自嘲笑自己,“害的莲白与莲红分离,还让莲白修养了整整一万年,而且就算如此,我还是妄想能和莲白在一起,我是不是疯了。”

“莲白仙子,有莲红的消息了。”龙惊云艰难的开口。莲白淡淡的神情终于被打破了,“他在哪?”龙惊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莲白,几万年来,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莲白有些意外,“我感激你六万年来照顾我,但是我对你,从来都没有一点点喜欢。”龙惊云嘲笑自己,“我真的自讨苦吃,明知答案,却非要问你。”莲白没有理会他这句话,只是问,“莲红在哪?”龙惊云换上笑脸,“我有一个办法,能让莲红主动出现。”

北海七太子不日即将大婚,这个消息传遍了仙界,不少前来仙人纷纷祝贺。龙族向来大方,广邀六界,与龙族没有关系的,都可来参加。也有仙人问道谁有此等福气,能嫁与北海七太子,但是谁也不知道,北海龙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浩浩荡荡的置办了一年,这场盛大的婚礼,终于开始了。

不计其数的仙人送来了贺礼,偌大的龙宫竟也快撑不下这么多仙人。

莲白终于褪下了万年不变的白衣,换上了喜庆的红袍。莲白在赌,如果莲红没有来,那么她将成为北海七太子的太子妃,如果莲红来了,那么她与龙惊云的缘,便到此结束。龙惊云微笑的看着莲白,她穿上了红衣,这是为他而穿,亦或者为莲红而穿,到今天也终于有了答案。

龙惊云牵着莲白的手,她的手,一如她的人,冰凉,柔软。龙惊云在祈求着,祈求莲红不要出现,祈求他六万年的感情会有回应,祈求莲白的视线,有一天会落在他的身上。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莲红站在他面前,有些邪魅的笑着,对他说:“把姐姐还给我。”他的梦终于还是碎了。

龙惊云死死的握着莲白的手,突然松开了,有些颤抖的说:“莲白,你终究还是不属于我。”他堂堂龙七太子,在这龙宫大殿之上,亲眼看着他心爱的人,被莲红抱在怀里。

莲红说:“姐姐,对不起,莲红不该躲着你。”

莲白推开莲红,看着莲红变成红色的眼睛,她点了点莲红眉心的红莲,原来明明是白莲的。“莲红,六万年,六万年了,如果我不嫁给惊云,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

莲红惊慌失措,“姐姐,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莲红拉过莲白,拼命解释,真的,他其实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姐姐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恨他,会不会再也不理会他了,六万年,整整六万年,莲红都在想,怎么让姐姐原谅他,他真的不能忍受姐姐依偎在别人怀里。听到龙惊云的消息时,他把整座不周山翻了过来,哪里都没有姐姐,龙惊云要娶的,真的是姐姐……姐姐喜欢上龙惊云了吗?莲红疯子一样,跑去冥界,杀了亿万恶灵,才缓缓冷静下来。姐姐找了他六万年,难道厌倦了吗?不,姐姐是他的,谁都不能抢走。

“姐姐,你不要莲红了吗?”莲红慌乱的拉着莲白的手,看着莲白。莲白笑了笑,摸了摸他的脸颊,莲红整颗心都放下了。还好,他来得不算晚,姐姐还是属于他的。莲白翻手,手中有一支红簪,这六万年,莲白每每思念莲红,都会看着这红簪,今天,终于交到了莲红手中。“姐姐帮我戴上。”莲红一如往昔的撒娇。莲白无奈的看着莲红,“等下回到不周山,我便帮你戴上。”莲红笑得开心。

“莲白,恭喜你,六万年,你终于等到了。”龙惊云出声恭喜,脸上带着牵强的笑容。

“六万年我拿了你的扇子,这是因,今日,我便还了这个果。”莲白从发髻中抽出那盘龙的红玉簪子,“这是我亲手炼制的,就当还了你扇子的果吧。”龙惊云知道,莲白这是要彻底结束他们之间的缘分。龙惊云没有接过簪子,“莲白,我不想结束这段因果,这簪子,我能不收吗?”莲白第一次认真的看着龙惊云,“你何尝知道,这段因果的结束,是不是下段因果的开始呢?”龙惊云愣了愣,笑着接过红玉簪,“莲白,如果我是那朵并蒂莲该多好。”这时,他的心境看开了,终于进入了大罗金仙的行列。算是这场婚宴唯一的看点。

在一干仙人看热闹的情况下,莲红牵着莲白的手,飞回不周山,剩下的人都纷纷恭喜龙惊云,进入大罗金仙的行列。道完喜,陆陆续续御云而去。北海龙王看着自己这用情至深的小儿子,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龙惊云磨娑着红玉簪,转身进入到了宫殿之中。

莲红与莲白回到不周山,莲白惊讶的看着狼藉一片的不周山,又看着莲红,莲红脸皮发烧,嘟囔着“谁让姐姐故意吓唬我……”

莲白掩嘴笑得开心极了。莲红睁大眼睛,看着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的姐姐,也傻笑起来。

莲白拉着莲红进入以前居住的洞府,取出玉梳,帮莲红打理墨发。细细的梳好,将时隔六万年的祈莲簪戴上。看着弟弟白玉般的面容,莲白轻轻吻在莲红眉心的红莲上。莲红笑得有些奸诈,“姐姐,这怎么够呢?”说话间便拉着莲白坐在他的腿上,深深的印在莲白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嘴唇。

 

作者:绕竹婷

单位:梦幻之狼工作室(在学校建立的)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辉县

相关专题:小说 姐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短篇小说:并蒂莲的感言
    • 冰羽 2015-02-06 评论

      棒棒哒~

    • 凌落云非 2015-02-25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凌落云非 2015-02-25 评论

    • 薄荷 2015-03-08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游客 2016-10-01 评论

      棒棒哒~

    • 游客 2016-10-02 评论

      啦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