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亲情文章 > 正文

殇语成花,远走天涯

闅愶紝钘忓湪鐩掑瓙閲尩目占作者:??????????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5-05-23 11:19 阅读:87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锣鼓巷中声沸沸,兰鸽呆呆地站在巷口,久久不敢移动半分,空洞的眼神凝滞在时光尽头。她要看穿,看穿这时间,看穿这世界,可是这时间、这世界的那头再也没有要找的人又有什么好看?那时候她想是不是她不走,不进去那个巷子,不去看她躺在冰冷棺材里的身体,不去凝视她紧闭的双眸,不去看她被时光剪掉的苍老容颜……就可以不去相信世界上唯一可以庇护她的人离开她,再也不会回来。
天边的雪安静的飘落,可是有谁看到她心里被掀起的万丈波澜?风依旧柔柔的吹,却生生吹散了她净土上的碧海蓝天。
是否是光太刺眼?为什么眼睛会溯溯的流泪?可是现在是白天呀。是否是季节踏错了时光?心在瞬间苍老,可现在是冬天呀。不是该孕育吗?
扬起头,把眼泪憋回去,她不能哭。奶奶不会喜欢她哭的,更不会想要她伤心的。可是事与愿违,怎奈泪水一半顺着眼角无声的滴落,一半却流进了心里,淋湿了回忆。
好久好久,仿佛哭尽一生的眼泪,眼睛传来涩涩的疼。不,她不能再哭了,因为那个会爱自己、庇护自己、让自己放纵、让自己撒野的人已经不在了,没有人会去心疼她了,没有人会替她擦眼泪了,没有人可以保护她了,那么她必须学会坚强,勇敢的面对一切。胡乱的擦擦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还是要接受现实的。
房子周围,人群挤得水泄不通。那是来悼念奶奶的吧?她远远的看着这一切,明明说好要去面对,明明说好要坚强,可为什么脚上像是被灌了铅一样,丝毫不能移动半分。明明说好不许哭,可为什么老是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滑落?带着温热。眼前迷离的雾气让她有些看不真切,多想就这样隔绝了。
“兰鸽来了呀,干嘛不进屋?饿了吗?快去吃饭吧。”一个中年妇女笑脸迎了上来。又是这个声音。多么讨厌,还是那么爱笑呢,难道就没有一点伤心难过吗?兰鸽没有想要搭理她的意思,眼神绕过她,径直走开去。她讨厌她,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可以笑得这么开心?她的笑让兰鸽很厌恶,恨不得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那时候兰鸽就明白:如果不想别人看出你的脆弱,就要装作很冷漠,装作很坚强。
推开门,就连一个安静的角落都没有。巨大的嘈杂声充斥着她幼嫩的耳膜,好痛。她冷漠的眼神扫过四周,背着书包走进了偏房。就在卸下书包的瞬间,仿佛那最后一点武器都被缴纳,她终于坚持不住的又一次哭了。只是这一次,哭得撕心裂肺,哭得歇斯底里,哭得不遗余力,哭得那么大声,哭得那么纵情。她用被子捂住脸,不想被别人看到她哭得狰狞到扭曲的脸。但小小的身体却在剧烈的颤抖。
如果那时有一个人去安慰她,给她一点温暖,也许心就不会那么冰冷。可是始终没有任何人去安慰她,让她有一点安心。那一刻,不仅心伤了,也凉了,凉到骨子里再也无法挽救。
原来世上真的只有奶奶会疼她呢!
躲在屋子里,兰鸽好害怕,她不敢出去,只想一个人永远藏在那里,不要有人去打扰她,不要有人去破坏它,就这样静静的!
“兰鸽,快点出来吃饭了。怎么一进去就不出来呢?快点啊”中年妇女在门外大声嚷着。
其实那不是别人,她是兰鸽的妈妈,在兰鸽奶奶生病期间都没有去看一眼。一个狠心到极致的女人。兰鸽从小就没有跟她生活在一起,本就没什么感情,加上这一次的事情,兰鸽对她只有深深地恨意,恨她的心狠,恨她的不关心奶奶,恨她的虚情假意。如果她对奶奶好一点也许兰鸽会考虑接受她,冰释前嫌。可她还是丢掉了这次机会,让她们怎么也打不开彼此的心扉,怎么也回不到最初的单纯。
不理会女人的叫嚷,兰鸽趁着没人偷偷溜出家门,去到那片宽阔的土地。曾经奶奶就在这儿忙碌的耕种,而她总是懒惰的坐在一旁看她岁月年轮下佝偻的身影。奶奶总是能种出红红的番茄,绿油油的青菜,像灯笼似的小辣椒,大片的油菜林……而她只会坐享其成。以前她以为,奶奶是世界上最能干的人,永远都不会老去,永远都不会死亡。可她错了,她亲爱的奶奶累了,老了,再也经不起世界的风吹雨打了,所以她走了。用一个让人一生铭记的残忍方式宣告她的逃离。也许这也是唯一一个让人能记住地球上曾出现了这么一个她,一个辛苦劳累的她,一个心地善良的她,一个热情卑微的她,一个让人记不起模样的她,一个默默无闻的她的方式。
冬天了呢,奶奶种的油菜开的花都凋谢了,如她的生命一样消逝在瑟瑟寒风中。她戴着大大的帽子,将整颗头颅都缩进去,感受身体传来的一丝丝温暖。
转眼,黑暗像网一样罩住大地,一片昏黑。夜风横扫大地而过,在天地间肆虐霸道。黑夜中,兰鸽露出了一丝微笑:真好呢,这样就看不见悲伤了吧,这样就不用去假装自己很狂傲了吧,这样就可以轻轻忆着你了吧,这样就可以一个人自私的想你了吧,这样就可以霸占对你的念想了吧。寂静的山野,兰鸽安静极了,回忆徜徉在时间的边脚,双手贪婪的抓起过往。她以为她可以留住些什么,可以抓住些什么,脸上难得的柔和。只是不曾发觉有什么自脸庞滑过。
“兰鸽,兰鸽,你在哪儿?”突然的声音吵醒了她的沉醉。她知道,又是那个女人。于是她把头埋得更深,不要让那女人看到她的脆弱,她要在她面前相当倔强。
“兰鸽,”女人来到她身边,伸手拉她,却被她躲过。“兰鸽,跟妈妈回家,好不好?”
好像被什么戳中了一样,兰鸽抬起头大笑。死死的看着女人:“家,我哪儿来的家?”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跑出来。“妈妈,我哪儿来的妈妈?你又何曾给过我家?我的家早就在奶奶去世的时候就没有了。她在我心里建了一座牢,深深把我锁住,牢牢把我禁锢,再也出不来了。”这是她对那个自称是她妈妈的人的咆哮,话语里却满是悲凉。
看着伤心欲绝兰鸽,女人愧疚的低下头,小声说:“兰鸽,妈妈错了,你原谅妈妈吧。好不好?原谅我吧。”在记忆里,眼前的女孩总是笑得很开心。不该是这样的?怪她这几年不在她身边吗?可在有奶奶的日子里,兰鸽真的笑得很快乐。
“呵,”兰鸽轻蔑的嗤笑。“原谅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兰鸽,你不要这么对妈妈,妈妈真的知道错了。”女人紧紧拉住兰鸽的手,终于忍不住大哭了出来。
夜风不时的吹过来,吹乱了两人的头发。兰鸽挣脱女人的手,拂了拂额前的发。双眼看向漆黑的夜空,投向浩瀚的星海。“你说你错了,那你错在了哪里?不是因为你没有照顾我,更不是你不在我身边。而 是你不管我奶奶。”
兰鸽重重的吸了一下鼻子,转过身冷淡的看着她。“在奶奶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有打过一次电话给她吗?你有关心过她吗?她为你们付出了多少?你又知道多少?就算全世界可以辜负她,而唯有你没有资格辜负她!但你恰恰又辜负了她。”
女人被兰鸽说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把她的罪恶一一道出来。
“还有,你知不知道当初我去看奶奶的时候有多害怕?你们忍心让我一个人去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难道就不怕我会丢掉吗?你有为我想过吗?你知不知道你所谓的女儿是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农村,从没有去过城市的人?你就不怕我出意外吗?你知道我在那里受到别人的多少冷嘲热讽吗?你知道我在那里遭到多少白眼吗?我什么都不懂,不认识路,怕走失掉。我怕,我什么都怕。可是你在哪里?她们说我是农村的,都看不起我,我受够了,忍受不住这种残忍了。所以我渺小了,自卑了,抬不起头了。但永远都有一个人不会这样对我,她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说我漂亮的人,她也不会看不起我,更不会嘲笑我。其实我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真的无所谓。我可以不要他们的认同,不要自尊,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奶奶好。可是你连这唯一一次可以赎罪的机会都不要。”
“我累了,真的累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最后,兰鸽走了,走出那片土地。没有回头,独留身后的女人在夜风中飘摇。
兰鸽的身影渐行渐远,只是月光把她的影子拉得那么长,照得那么伤。女人想:如果给兰鸽一次机会选择,她是不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奶奶,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原来情一旦种下了就无法再去移植。而她再也不可能触碰那个女孩的心半分!
星星闪着微弱的光芒,照不亮世人的心房。只留一声叹息在天地间回荡!
刺眼的灯光照得这座小屋通亮,兰鸽盯着大堂中央的那口棺材,看了好久好久。她不想走,因为里面住着她最亲爱的朋友。在她心里,她和奶奶就像是姐妹一样,她总是把心事都告诉奶奶,开心的,不开心的,疑惑的,不解的……
做道场的人要开始了,兰鸽使劲的捂住耳朵。她走了,躲进黑漆漆的屋子,不再见任何人。
屋子黑漆漆的,可她不想打开灯,不想看见那些和她有关的东西,不想去触碰和她有关的记忆。
所以她选择躲进厚厚的被子,于黑暗中摸出手机,插上耳机。她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去想,这样就可以隔绝了世界,这样就什么也看不见,外面关于谈论她的声音都可以听不见。无奈手机的单曲循环还是让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等一分钟》那本是一首情歌,怎么到了她这里便成了一首追忆往事的歌?
“等一分钟,为什么不能等我一分钟?如果再坚持一分钟,再多一分钟,是不是我就可以再见一面?为什么不可以再等我一分钟?为什么?为什么?”泪水顺着眼角不住的滑落,她不停的问,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也许是她的错。如果那天她放学回家,也许可以赶上的。可她还是没有回去,她们就这样错过了,甚至最后一面。从此她爱上了《等一分钟》这首歌,也爱上了责怪自己。
这一辈子,奶奶都活得好累,好辛苦。看不见光的夜里,兰鸽轻轻的说:“奶奶,下辈子我们交换角色吧,我变成你,你换做我。下辈子我来照顾你!你可一定要等我呀。”
她不再爱说话,不再爱笑,不再想见人。日子就这样过了几天,奶奶的下葬如期而至,没有拖延,没有意外。
那天,天空正飘着茫茫的雪,树木上、山峰上,到处都是冰雪。她们一家跪在刺骨的地面,恭送老人的离去。
兰鸽跪在最外面,她低着头,不敢转身。她怕会舍不得,她怕会在众人面前泣不成声。她听着鞭炮巨大的声响在空旷的天地回荡,感觉到一群人抬着棺材从她身边经过。他们步伐太沉重,又或是棺中之人红尘太繁荣?
他们走得更远了,把她放在冰冷的土坑里,覆上厚重的黄泥。
鸿雁难稍慰言书,徒托明月送音符。是心事太玲珑,亦或是晨霜舞清风?
~多年后,兰鸽想起还是会哭,一如当初泪如雨下。只是她不曾再回去,她把一个人深深的藏起来,在心里,任何人也看不见。带着她四处流浪,远走天涯!

相关专题:天涯 奶奶 女人 妈妈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殇语成花,远走天涯的感言
    • 探险是人生的品味 2015-05-2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

    • 甘露 2015-06-03 评论

      顶一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