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情感文章 > 正文

那年、那月、那天下午(微电影剧本)

中原笔人的空间作者:中原笔人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2-11 22:22 阅读:23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那年、那月、那天下午
(微电影剧本


编剧 戴忠钰
导演 冰雪














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草于陕西图书馆
二0一三年一月五日晚2:35改于名城雅居
陕西福康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电话:15991169041




那年、那月、那天下午(微电影剧本)
编剧 戴忠钰
导演 冰雪

(旁白):这是一个尘封的年代,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下午。光阴荏苒,岁月如梭,然而它却不时在脑海浮现……
音乐声,急推出片名、片头字幕


1、热电厂生产科科长办公室 日 内
王英(34岁)正在上网。
电脑显示屏上出现韩芳的帖子:
(画外音) 十年前的那一切的一切总是时不时在梦中出现,我无数次告诫自己那已尘封的岁月应该深深地埋在心底,不让它“兴风作浪”,可总是自己失败呵!
王英低头打字,显示器飞快地出现一个个字符:(画外音)是啊,鄙人深有同感?岁月的激流无能冲刷那些深深地记忆啊!
王英发送。少顷,显示器上出现韩芳的回帖:(画外音)你最近情况都好吧?
王英低头打字,显示器出现:(画外音)唉,甭提了,这些日子神不守舍 , 工作屡屡出错,受到老丈人厂长的多次克,唉!
王英发送。显示器立时现出韩芳的回帖:(画外音)对不起,都因我吧?
王英急忙低头打字:(画外音)不,与你无关呀,你不要自责!千万不要自责啊,千万,千万!
韩芳的回帖:(画外音)那就好呀,我希望你不要哄我!
王英回帖:(画外音)真的,我没事!
王英发送。
王英回忆的眼神(淡出)
2、厂长办公室 日 内(回忆)
王英站在杨厂长对面。
杨厂长:(拍着桌子)你一天干啥呢?你们科的报表字据错了多少,你看去!(把一沓报表甩到王英的面前的桌面上)
王英哭丧着脸,拿起报表出了门。
3、生产科科长办公室 日 内
王英低头打字,显示器上出现:(画外音)我近期有一个感觉,一天在网上不见你,我就有怅惘若失的感觉。
王英发送。
显示器上出现“对方离线或忙碌,请发QQ邮箱或离线文件。”
王英神情漠然,一双梦幻般的眼睛。
4、山村小院 夜 外(闪回)
韩芳(20岁)在墙角哭,王英站在她身旁。
王英:(拉着韩芳的手)从今晚起,你就当我死了哇!你就当我死了哇!
王英仰望星空。
5 ,星空 夜 外(闪回)
星汉灿灿,闪烁,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深邃的夜空。
6,生产科长办公室 日 内
王英一双深思的眼睛,闪着晶莹的泪花。
王英:(画外音)我在骗她,我要是说了实话,她肯定再不会理我了,那是多么可怕啊!善良的谎言还真的要有啊!
王英惨然一笑,关了电脑,心事重重。
少许,王英又打开电脑,点出韩芳QQ邮箱写信了:芳,对不起,我当年不该是为了一份工作狠下心和你分手,违心的和杨萌结婚,我错啊,一失足遗留千古恨!
杨厂长(56岁)推门进来,悄悄站在王英背后,盯着电脑显示器脸色骤变。
王英沉吟片刻,发送。
王英从烟盒了取出一支烟叼在嘴角,却在衣服口袋找不出打火机。
突然,“啪”一声,一个打火机的火苗伸到王英叼的烟头。他急忙转身一看,原来是杨厂长给他点火。
王英惊愕的张了一下嘴,烟掉在地上。
王英:(结巴)爸,爸……爸……你,你你你……你进来也不敲一下门。
杨厂长把打火机扔在电盘上,犀利的目光盯着王英。
杨厂长:(嘲讽地)王科长,你不要忘记这个厂的厂长是你老丈人我,而不是你!
杨厂长满脸愠色,急转身走出门。
杨厂长紧凑的皮鞋底声。
王英一副楚苦的脸色。
7 王英家卧室 日 内
杨萌(34岁)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输QQ号码,提示栏立即显示“你输入的密码有误”。
杨萌气恼的关了电脑,坐在长沙发上,依然是一副生气的模样。
杨萌:(画外音)他把QQ密码改了!好个王英背过我不知搞什么把戏?
王英进门,心不在焉。
王英坐在沙发另一头,怔怔的盯着杨萌。
杨萌:哎,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把QQ密码改了?
王英:不知道。
杨萌:你可要记得你那密码是我们结婚的纪念日,十年了啊!你今年突然把它改了,你什么意思?
王英脸色涨红,茫然不知所措。
杨萌:你王英能行了,当了科长,翅膀硬了,也赶时尚搞婚外恋吧!
王英:(争辩)你,你胡说个啥?结婚十年,女儿都七岁了,我是那种人吗?
杨萌:(怪异的打量王英)你扬起头,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王英:(避开杨萌的目光)你神经病!
杨萌:你神经病!你心中有鬼!(指着王英)没有鬼,你为啥不敢看我的眼睛?
王英:(画外音)难道老丈人把我给韩芳的帖子看了,给她女儿说了?
杨萌:哎,我给你说话,瞧你这幅不知想 什么的模样,你把我当傻子、白痴?
王英:(有气无力)求求你,甭 咋胡 行了吧,你才三十四岁,更年期提前了吧?
杨萌:你才是更年期提前了!(讥笑)噢,你这不叫更年期提前,应该叫二次青春萌发,对吧!
王英:你这样折腾我,你累不累?
杨萌:你用了十年的QQ密码为什么突然想到更换了?(站起来逼向王英)你说呀,你今天把这个事说不明白,这个家你就别进!
王英:(生气的)杨萌,这也是我的家呀!
杨萌:哼,你的家?这个家在你心目中变成免费宾馆了,我给你当了 小姐 的角色,成了保姆的身份!
王英:你越说越离谱了!
杨萌:你想和女人睡觉就想到我。
王英:我是像你说的这样的坏男人?我在外边找女人?
杨萌:你 说过男人在外乱搞,艾滋病、性病是迟早的事。你是怕给自己患上这些病,你当我不知道!
王英:我说这话难道不对吗?我也很厌恶那些男人呀,你不是不知道我的人品呀!
杨萌:好,就当你是个正派的男人,我问你,你到底为什么要更改QQ密码?这是其一;其二,这些日子,你为什么总是很晚才回来,有时甚至十二点、一点?
王英:我真换个QQ密码有啥?这个密码十年了,我腻了!
杨萌:(冷笑)这话真让你说对了!你腻了,你是腻了这个家,腻了我,我招你烦?
王英:我……
杨萌挥舞双臂,怒气冲冲。
杨萌:其他我不说了,就凭你腻了这种说法,这个家对你来说是囚笼,很压抑,很痛苦吧!(指着门)你现在就给我走人!(推王英)
王英:一个地地道道的泼妇!
杨萌“叭”地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了王英左脸颊上,立时,王英左脸红了。
杨萌:(歇斯底里)你给我滚!你给我滚出这个家!
王英被杨萌推出门外,她从里边关上门。
8 大街 日 外
王英漫无目的的走着,汪峰(36岁)迎面向他走来。
汪峰:你到哪去呀?
王英:嗯。
汪峰:(笑)混蛋,我问你到哪去呀?你倒“嗯”哪去呀!这叫哪国的语言?
王英:人心难受的要命,哪有心情说笑?
汪峰打量王英,突然脸色变得严肃了。
汪峰:(盯着王英左脸)哎,大科长,你怎么搞得是上台演关羽唱戏卸妆时左脸没洗净呀?
王英:(苦笑)好我的你 呀,你损我的啥?我哑巴把牙打进肚里,有苦说不出。
汪峰:到底是咋回事嘛?
王英:(摆手)甭提了,甭提了,我下班刚到家,被杨萌推出门了!
汪峰(呵呵一笑)我明白了,你这左脸八成是叫人家杨萌整的吧?
王英:(烦躁的)我个男子汉,岂容她杨萌这样!
汪峰:好我的大科长,谁不知你向来是个怕婆娘的?
王英:(心不在焉)这一回变了,变成了婆娘不怕我!
汪峰:(擦了一下笑眼)你咋这么逗人笑的呀?我说你是个怕婆娘的,你争辩说,这一回变了,变成婆娘不怕你了!你这不是和你怕婆娘是一个意思呀,亏你还是本科文凭,热电厂生产科科长,你咋能说这么混账的话呀?
王英:我叫杨萌把我气糊涂了,将来叫她气不死,也成了疯子了!
汪峰:(笑着拍了拍王英肩头)不要生气,谁家过日子没有个磕磕绊绊呀!
王英:婚后的日子,我总觉和谈恋爱判若两层天,那时,风和日丽,阳光灿烂;而这时风云变幻,说变就变。
汪峰:你看过《金婚》那个电视剧没有?
王英:看过。
汪峰:那里边大庄给他女儿说过一句话,你记着不?
王英:哪句话?
汪峰:大庄的女儿和老公发生了矛盾,他劝说女儿时说:“年轻人的热恋期只有三十个月”,当时我还认为这是编剧胡编呢,可是回想起来,还真是个潜规则呢!
王英:何以见得?
汪峰:你这不是样子哦?
王英:我们结婚十年了,可不是三年呀!
汪峰:(提高声音)我说的是热恋期,你听清楚呀!你们一直是和当初热恋期一样热烈一样浪漫?
王英:有了女儿后就凉了!
汪峰:你们从开始谈起到有女儿之间几年时间?
王英:(沉思片刻)正 好两年零六个月呀。
汪峰:这,两年零六个月难道和三十个月不是一样呀?算了,不说这些,你没吃饭,我们一块去红玫瑰那喝一杯!我买单,你看怎么样?
王英不语,跟汪峰走。
9 红玫瑰酒楼 日 内
桌上摆了四个菜:烧鸡,排骨,宫爆鸡丁,油麦菜。两瓶打开的啤酒。
汪峰和王英端着高脚玻璃酒杯碰杯。
俩人一饮而尽。
汪峰:王英,刚才你诉了你的委屈,你傻呀!
王英:我傻?
汪峰:你和韩芳十年没见,用QQ和她聊天,你为啥不再给你申请个QQ号呢?非要用你多年一直用的这个QQ呢?
王英:(点了点头)我当时是这么想的,韩芳是有了一个八岁儿子的妈妈了,我们又不是经常聊天,没有必要再申请QQ了,也就是为了慎重,上月我把QQ密码改了。
王英给汪峰和自己杯子里倒满酒,夹了几口菜。
汪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放下酒杯,脸色凝重。
汪峰:你最后发给韩芳邮箱的邮件杨厂长肯定看到了。
王英:(忧愁的)这可咋办呀?(急)你看一个堂堂的厂长连进门前敲门这个常识都不懂,啥水平哟!
汪峰:(苦笑)你跟写文章抓不住主题一样,你现在不要想人家杨厂长什么水平,而是关注要是杨厂长把看到的内容给杨萌说了,你王英的日子真不好过呀!
王英:(懊悔的)我当时为什么不从里边扣上门?(拍着头)
汪峰:你问你自己吧!
王英一副愁眉苦脸。
汪峰:唉,算了吧,既然到这个地步,你发愁也没用,大丈夫敢作敢为!
王英:什么意思?
汪峰:就是敢于承担责任嘛!
王英:哎,汪峰,杨厂长把我给韩芳最后发的邮件事给杨萌说了吗?
汪峰:从你讲的你和杨萌吵架来看,到目前杨厂长没有给他女儿说。
王英:(忧心忡忡)你打保票老头子不给他女儿说?
汪峰:他要是给杨萌说了,你这会儿还能在这喝酒?早都翻天了。
王英:(点了点头)看来老头子还真有当领导的耐性。
汪峰:不是什么耐性不耐性的问题,而是他为女儿考虑后边事呢。你想杨萌有了一个七岁的女儿,也是三十四岁的女人了,可不是黄花闺女哟!
王英:有道理!
汪峰:说句你此刻不爱听的话,你可不要生气。
王英:你我之间是朋友,不是外人。
汪峰:杨厂长两口子就这一个女儿,从小娇惯,任性,你知道。
王英:这个我知道。当时,她家里人反对我俩在一块,尤其她妈看不起我爸是个拉架子车收破烂的。
汪峰:(手一拍桌子)对着,对着,可是最后结果,两口子还是让步了,你成热电厂厂长的姑爷了!不然的话,你现在也肯定进不了热电厂,更说不上当科长呀!你可要记着人家对你的好处呀!
王英缄默了。
王英点一支烟慢慢吸着,喟然长叹。
旁白:汪峰的话尽管使王英头脑清醒了一些,可是他还是另外申请了一个QQ号,鬼使神差的想和韩芳网聊。
10 红树林网吧 夜 内
电脑显示屏出现王英发的帖子:我知道我们频繁来往会给两家都带来不安静,可是这些日子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起你我愈来愈有一种罪孽感,这种感觉搅得我心神不安!
王英发送。
少顷,显示器上出现韩芳的回帖:
(画外音) 英,你还是当年那样痴情,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我当时也赞成我们分手,你和杨萌结婚,这样既解决了你的工作,也为你后期发展铺了一条路,我很满意呀!
王英低头打字:(画外音)你越这样对待我,我越感到我是个弱者、自私鬼。当时,我们都很年轻,一时找不到工作也是正常的呀,可是我急于求成,你让我心灵上背了一个沉重的十字架在生存呀!
王英发送。
韩芳的回帖:(画外音)傻瓜,你为什么总是给自己寻烦恼?我们不是都活的好好的,有家,有孩子,有工作,有伴侣,人类需要的我们都有了啊!
显示器出现一个个字符:(画外音)芳,我永远爱着你,海枯石烂心不变!
韩芳回帖:(画外音) 让我们彼此把这种爱深深地藏在心底吧!
王英低头打字:(画外音)我知道你喜欢“梅花”,我给你买一辆“梅花”女式自行车,你上下班骑着,不就等于我每天陪着你吗?算我给你当马来向上帝忏悔!
王英发送。
王英脸上 淡淡一笑。
11 玻璃厂供销科办公室 夜 内
韩芳(36岁)盯着显示器上王英发的帖子笑了。
韩芳:(画外音)这个王英呀,要给我当马! !
韩芳低头打字,显示器上出现一行字:(画外音)我可不敢让你给我当牛做马呀!
韩芳发送。
少顷,王英的回帖:(画外音)真的那样,对我来说是一种释然,是一种幸福,是一种荣耀啊!
韩芳:(画外音)真是一颗痴情的种子呀!
韩芳低头打字:(画外音)我不爱自行车,你是不是安宁日子过腻了,这不是没事寻事呀?你送来我也不要!
韩芳发送。
王英回帖:(画外音)我已经买好了,在一个熟人那儿放着,你放心,任何人都不知道。我明天下午给你送去,我决不会退给自行车经销部呀!
韩芳苦笑,摇头。
韩芳:(画外音)唉,这样发展下去怎么办呀?
敲门声。
韩芳飞快地关了QQ。
12 王英家客厅 夜 内
杨萌坐在长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调电视频道,最后索性关了电视,把遥控器扔到沙发上。
杨萌脸色不悦,愣了会,左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左手捂着额头,闭目颐神。
王英悄悄进门,坐在长沙发另一头。
杨萌睁开眼睛,死死盯着王英的脸,王英转过身给了她个脊背。
杨萌:(尖刻地)哟,王科长,你工作好辛苦呀!现在是零点,你新的一天开始了呀!
王英:(转过头盯着杨萌)一个家过日子,说话这么尖酸!
杨萌:这是一个家的日子吗?你说,一个家能是这样吗?打你电话,关机;上QQ你不在线上。(右掌猛击一下沙发)你干什么去了?
王英:厂里有事,我给你爸写工作汇报名正言顺,因为他是厂长,你算啥?
杨萌站起来,径直走到王英面前凝视。
杨萌:你不要认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
王英:哎,我有啥心思?
杨萌: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又和你前女友聊天,你当我不知道?
王英:(争辩)你刚说,我不在QQ线上,你凭什么说我和别的女人在网聊?
杨萌:(冷笑)王英,王英!你太弱智了,认为别人都是傻子,天下唯你聪明,你难道不会再申请一个QQ吗?
王英眉毛一挑,脸上掠过不易察觉的惊慌。
王英:(画外音)我新申请的QQ千万不能再叫杨萌知道,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杨萌:我爸过去来家里总是乐呵呵的,可他前两天来家时,脸色很不好看,抚摸着女儿的头,竟说了一句叫我莫名其妙的话“孩子是无辜的”呀,你说,你们有什么事却在瞒着我?
王英长出了一口气。
王英:(画外音)谢天谢地,看来老头子真的给杨萌没有说我给韩芳发电子邮件的事!
杨萌: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王英:(点着一支烟吸了一口,讥笑)你怀疑我,连你爸也怀疑,你这不叫发神经叫干啥?
杨萌:我要是真的有了神经病也是你逼的!
王英:(摊开双手)你到底要我干什么,你心里才好受?
杨萌:我……
王英:我们都是三十四岁的人了,孩子七岁了,难道你还总是要我像在大四时那样说:“宝贝,我爱你!”吗?
杨萌嘴唇动了动,两滴泪珠滚出眼角。
13 园人工湖 日 外 (闪回)
杨萌(24岁)在湖畔的石凳上坐着,曲径上竖起放着红皮箱,她打手机。
杨萌:我实习刚回来,这会在人工湖了,还没有回宿舍就给你打电话,我在这等你,你快点哟!
少顷,王英跑到杨萌跟前,杨萌猛地搂着王英脖子,吻了一下。
杨萌:(捧起王英脸)我让你说一句“宝贝,我爱你!”总是那么难?今天,你再不说,我就和你拜拜了,说呀!”
王英:宝贝,我爱你!
杨萌重重的在王英脸上吻了一下,兴奋的脸庞。
杨萌:今天还差不多!(划)
14 王英家客厅 夜 内
杨萌站王英对面,左手抹去脸颊上的泪珠。王英递给杨萌一张面纸,她却从自己口袋掏出一片纸擦着脸和眼睛。
杨萌仰头长叹,眨着眼睛。
杨萌:我杨萌在大四那一年怎么那么傻?
王英:萌,别再自己折磨自己呀!
杨萌:(声色俱厉)不是我自己折磨自己,而是你折磨我!
王英:你近期尽说废话!
杨萌:(一字一板)王英,我告诉你,我不喜欢同床异梦的生活!这种生活是杀人的软刀子!
王英:你是在逼我离婚吧!
杨萌:不是我逼你离婚,而是你用软刀子每日每时划着我的心,我心碎了!(歇斯底里般)你想和韩芳破镜重圆,甭想!
王英:胡说八道!杨厂长怎么就生下你这个胡搅蛮缠的女儿?
倏地,杨萌把王英从沙发拉起,使劲往门口方向拖,王英朝后拖着杨萌。
杨萌:咱让这个小区的人评评理!
突然,杨萌右手放开王英,右手掌在王英脸上左右耳光。
王英被打懵了。
王英睁着骇人的眼睛,一个耳光打在杨萌脸上。杨萌发疯般地扑向王英,雨点般的巴掌打在王英脸上,王英猛一推,杨萌倒在沙发旁的花盆上。
花盆破碎,泥土散开,一枝绽放的红玫瑰被一双男女的皮鞋踩着。
15 红树林网吧 日 内
王英给韩芳发电子邮件:(画外音)昨天晚上,杨萌和我第一次交手了,要不是她爸起来,这个疯子不知闹出什么事来?
少顷,显示屏上出现韩芳的QQ回帖:{画外音}王英,你让我好担心!我这两天晚上经常做噩梦,我们赶快见面,当面叙叙,快!记住,不要带自行车,我心情不好!
16 都市一隅 日 外
马路边放着一辆镀铬瓦圈的红色女式自行车。一只男人的大手锁好自行车,取下拴着两把钥匙的钥匙环,放在坐垫上。
王英从胸前的包里取出一副 塑料盆密封的结婚用的两朵红花。他把带有“新娘”字样的红带子取下来装在包里,把花系在自行车钥匙环上,取下一把钥匙,放在车座上,从包里又摸出一把大小形状相同的钥匙系在钥匙环上。
一双手把一把钥匙拧在“新娘”的这朵红花的铁丝上,然后,把这朵花装进内衣的口袋里。
17 芳家客厅 日 内
李良(36岁)和王英坐在小沙发上,韩芳坐在对面的大沙发上织毛衣。
李良给王英和自己沏茶。
李良:你从西安骑自行车到咸阳,真不好意思!
王英:(笑)我喜欢骑自行车,在西安上大学时,我还得过自行车比赛亚军呢,你不信问韩芳。
韩芳:(抱歉的)我不该让你替我买自行车!
李良:(对韩芳)我怎么不知道你想要自行车?
韩芳:前两天,你出差到成都去了,我从报纸上看了,西安金花路那个自行车经销部处理一批过时老牌子自行车,我就给王英打电话,让他买。
李良:你把钱给王英没有?
韩芳:我给他卡上打了四百元,(转向王英)四百元够不够呀?
王英:(笑了笑)自行车三百六十八块,我还要给你找回三十二块钱呢!(从包里掏钱)
李良:(忙按住王英手)不用掏,不用掏,三十二块钱算个啥,你这样我们都不高兴,你见外了!
王英:(又拉好拉链,笑着)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英:(画外音)韩芳,这么聪明的一个人!
韩芳:(转向王英)本来嘛,我想叫李良取自行车,可不知他什么时候从成都回来,让你麻烦了!
王英:都是上大学同学,这是应该的,你怎么学会客气了?
李良:(眉毛一扬)哎,王英,我听韩芳说,她是你和那个叫杨什么?
韩芳:杨萌,就是王英现在的妻子。
李良:对对对,杨萌,杨萌,杨萌!(拍了一下脑袋)你瞧我这记性!韩芳说,她是你们的红娘呢!
王英脸上掠过不易觉察的苦涩。
18 校园人工湖 日 外 (闪回)
韩芳强忍着泪水,捧起王英脸。
韩芳:(痛苦地)现在大学生就业形势这样严峻,杨萌答应你,她爸可以把你安排到他厂里,可以呀!
王英:(伤心地)可是她有个条件,我必须和她结婚,你知道吗?
韩芳:(惨淡一笑)你和她结婚吧!
王英:可是你咋办?
韩芳:真正的爱情不能只是索取,到付出时就应付出,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可以嘛!
王英:你说的轻巧!
韩芳脸色一变,像打量陌生人一样盯着王英。
韩芳:我家在山村,我爸有个想法,不想我老了退休回到农村。
王英:到退休时,我不相信我们在西安买不了一套房!
韩芳:我爸嫌你家是农村人!
王英:(倒吸一口冷气)啊,原来这样!
韩芳:我已经给杨萌说了,我还请杨萌了一顿饭,我很支持你们走到一块,我给你解决不了工作问题!
韩芳急转身跑走了。(划)
19 韩芳家客厅 日 内
王英一双沉思的眼睛。
李良盯着王英,递过一支烟。王英接过烟却把没有过虑嘴这头噙在嘴角,李良笑了。
李良 :王英,你烟噙反了!
王英脸红了,重新噙好烟,李良忙给他点烟。王英吸了一口烟,眨了眨潮湿的眼睛。
韩芳专注的瞅着王英。
韩芳:(画外音)唉,王英,你可今天要理智呀!
韩芳:你不要给王英烟,你看把他呛成啥了!
王英:(画外音)多么聪明的韩芳呀!
手机声。
李良从口袋掏出手机接听。
李良:你是哪位?
手机音:我是快递公司的,你网上买的大衣已经送到了,请来小区大门外签字取货。
韩芳:(惊讶的)你给谁买大衣?
李良:(笑)你说我能给谁买?
韩芳:给我买?
李良:(一扬头笑)那当然?!
韩芳:你疯了,咱买房的帐没还完呢,我又不是没有大衣穿。
李良:你那件大衣十年了,快进中国历史博物馆了,老古董了!
韩芳:我们又不是小青年,赶什么时尚?
李良:(扑哧一笑)你这就不对,现在除了吃饱穿暖要求外,还追求生活的质量呀,你让你同学说。
王英:(心不在焉)哦,你们说什么?
李良:是这样,我在网上给她买了件大衣她不高兴。
王英:(转向韩芳)那你就穿呀!
韩芳:多少钱?
李良:原价2800元,“双十”节五折,就是咱玻璃厂孙茜厂长穿的那件紫红色的挺好看的,她买时是2800元,还是她给我推荐的。
韩芳:(指着李良鞋)他这双皮鞋穿了三年,过一段时间不是纳鞋底就是缝鞋帮,可1400元就舍得出!
王英:这是李良的心啊!
韩芳:我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大学女生,而是一个八岁儿子的妈妈了,光儿子上小学二年级就一个学期四五千元,买房账你不是不知道。(生气的瞪了李良一眼)
李良:(委屈的)我看到你一年老是那几件衣服,我心里难过呀!我一个大专娶了你这本科就亏了你!
王英眉毛一扬,再次盯着李良。
王英:(画外音)原来李良是个大专!
李良:(转向王英,声音有点沙哑)王英,韩芳和我谈了三个月,她就催我赶紧结婚!
韩芳:李良,你胡说啥?在我同学面前出我丑呀!
王英默默地吸烟,吐着烟。
王英:(画外音)她为什么那样急?还不是让我死了心,一心一意和杨萌结婚,落实工作啊!太善良呀!
王英站起来,发现写字台那边墙上有一个“五好家庭”奖的镜框。
王英盯着“五好家庭”镜框,百感交集变幻的脸。
王英:(画外音)不该来啊,王英!(延时混响声)你不该来啊!你不该来,你不该来……
20 路上 日 外
韩芳骑着王英买的“梅花”自行车。
李良在后面用自行车带着王英。
李良:(转过头)不是说好的,你在咸阳玩两天吗?可你突然变卦了,你到底有啥失火事情?
王英:你不知道,我老丈人是我们厂厂长,老头子要我明天把我们科的发展规划报到厂部,我还没做完呢。
李良:难道非要明天吗?再说,科室又不是一个人呀!
王英:那老头子对我这个女婿严格中有刻薄,没有办法呀!
李良:你老丈人还是个强势管理者呢。
王英:我实在没有办法呀,要是在其他单位像他这个厂长,我都“跳槽”了。
两辆自行车掠过画面。
21 公交车站 日 外
李良和韩芳推着自行车,王英站在两人中间。
一辆公交车开到站牌跟前停下,车门开了,王英一步跨进门。
22 公交车 日 内
隔着车门玻璃,可以看到李良和韩芳站在车门口下。
李良:(挥手)再见!再见!
韩芳站在李良身后,两只戴着白尼龙手套的手不停的擦着眼睛。
王英站在门口,人们蜂拥而上,挤过他身旁。
23 公交车站 日 外
韩芳泪水盈盈。
公交车喇叭响了几下,韩芳抢在李良前面,走到车门口处。
泪水滚出韩芳的眼角,流到脸颊。她擦着泪珠,脸上却露出笑靥,嘴角抽动了几下。
24 公交车 日 内
王英呆呆的站在门口,一双被泪水模糊了的眼睛。
25 公交车站 日 外
李良向前跨了一步和韩芳并行站着转头盯了韩芳一眼,顿时脸上失去笑容。
李良紧皱着眉毛,一双困惑的眼睛。
26 公交车 日 内
王英嘴唇动了动没有吱声。
王英:(画外音)芳,你不要难过,我的心肝宝贝!
27 公交车站 日 外
韩芳强颜一笑,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好几下。
韩芳:(画外音)我知道了,你甭难受!我们都好好的,你难受什么呢!
28 公交车 日 内
王英点了点头。
王英:(画外音)我知道了,我不难受啊!
泪水流过王英脸颊。
从门玻璃可以看到李良茫然不知所措,一会盯着车内,一会盯着旁边的韩芳。
门外,韩芳又擦着滚出眼眶的泪水,嘴唇抽动了几下。
韩芳:(画外音)你不要这样伤心,你这样叫我好难受啊!
王英的泪水留到腮帮,他冲着韩芳点了点头。
王英:(画外音)我知道了,可是不由我啊,我的心上人!
门玻璃外,韩芳擦了一下双眼,旋即,泪水又涌出眼角,在脸上流淌,却露出笑靥,嘴唇抽动了几下,摇了三下头。
韩芳:(画外音)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你不要这样伤心,不要!不要!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
女售票员把王英拉回到她的座位上。
女售票员:(大声)关门!
“嘭”地车门关,公交车开动了,王英猛地双手捂着眼,泪水从手掌下流出来。
29 公交车窗 日 外
公交车窗玻璃渐渐沾满画面,暮色茫茫,西边天际呈现出血红凝重的霞辉。
画面叠印在王英慢慢抬起的脸。
一双哀伤的眼睛特写。
一双沉思的眼睛。
王英:(逐渐变强的画外音)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不应只是占有索取或占有,而应该为她着想,为她付出!
30 山村小院 夜 外 (闪回)
韩芳在墙角哭,王英站在她身旁。
王英:(拉着韩芳的手摇着)从今晚起,你就当我死了哇!你就当我死了哇!
王英:(画外音)人死是不能复生,可你为什么像幽灵似的出现在这个挂着“五好家庭”奖状的家啊?
31 公交车 暮 内
王英用湿巾擦着脸、眼睛。
王英睁大的这双眼睛。
王英:(画外音)李良作为一个男人看到今天下午分别得情景心里会是个什么感觉呢?他是何种感受,你想过没有?
王英掏出手机,拨号,接听。
王英:(发哑地)爸,我,……(哽咽)我……
杨厂长:(手机音)发生了什么事,你难过的说不出话?
王英:(哽咽)我,我这些日子对不起你老人家!
杨厂长:(手机音)我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英:爸,我今晚到你家来。
杨厂长:(手机音)我今天有事回来晚,到底有什么事?
王英:哪怕等到明天,我也要见你!
杨厂长:(手机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英:我,我,我更对不起萌萌呀!
32 都市 夜 外
人如潮,车如流。霓虹灯五彩斑斓,闪烁变幻……一幢幢高楼大厦无数灯盏和群星交相辉映。
王英坐的这辆白色公交车愈来愈小,融入灯光的海洋里。



作者简介:本人中共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影视评论学会理事。曾先后在省委机关刊物《共产党人》、《党风与廉政》、《陕西日报》、《劳动日报》、《西部法制》杂志报刊发表小说散文,理论文章。一九九七年在《当代声屏》杂志五集电视剧本《命运》。2002年省计生委将该剧推荐给国家计生委,参加第二届全国计生作品评选活动。本人根据自己在省委机关杂志,《党风与廉政》发表的小说《辞职》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获得西安市委廉政视频展播一等奖,该剧在2012年11月份又获得中共陕西省委教工委全省高校廉政文化网络新媒体大赛二等奖。该剧在2012年元旦由西安电视台首播,同月13日重播。

西安市雁塔区丈八东路6号4号楼1单元1002室

邮 编:710061

邮 箱:1182025739@qq.com.

电 话:15991169041

2012年12月16日上午11:50草于陕西省图书馆

2013年1月5日晚2:35改于名城雅居

相关专题:剧本 电影 下午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那年、那月、那天下午(微电影剧本)的感言
    • 东东新 2017-12-13 评论

      过来走走,向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