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伤感爱情 > 正文

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

梦里花落的空间作者:梦里花落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2-20 14:09 阅读: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一直以为的情深不倦,一直以为的恩爱如初,却不想都被他打入地狱,我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最美好的他,终不知是他负的我,还是我负的他。----季海棠

暮晓之时,我听到屋外的脚步声。
“太太,先生回来了,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一旁的欣儿有些惆怅的看着我。
“欣儿,这是第几次了”我知道她在惆怅什么,却不想深究。
“太太”欣儿低下头,不敢看我,有些迟疑地说道“第二十七次了”说着便落下泪来。 “哭什么”
“小姐,您本不该如此的”欣儿的眼中闪过怒意,却不敢多说。
“不该吗”我轻笑,抬头看着窗外枯萎的桃树,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第二十七次了,他留在那个女人那里,夜不归宿,而我便是彻夜不眠,我们成亲到现在也不过一月罢了,呵,果真讽刺,她堂堂季家大小姐,如今却成了弃妇。
“欣儿,备茶去书房”他不来见我,我便去见他,我还是无法相信,他可以这般残忍,就好像一夕之间忘了全部,这种反差,让我莫名的不安。
“是,太太”欣儿也不再言语,退了出去。 安子墨,你不可以这么残忍。
进了书房,迎面便看到他一身威严的军装,看着手中的文件,我一直都知道安子墨是好看的,退却青袍的他,少了几分书生之气,多了些威严,他就是我的丈夫啊,有些欣喜的上前,端起茶向他走去。
“子墨,累了吧,喝些茶”这一刻,我希望他骗骗我也好,到不想他何其残忍,我满怀希望赢来的是一盆凉水。
“季海棠,给我滚出去,以后没有什么事,我不想看到你”安子墨冷声道,眼中蕴含着深深的厌恶。
认识他的那些年里,他一直温润如玉,何时有过这种表情“我是你的妻子”我笑着说,心骤然疼了一下,连自己也有些诧异,季海棠,你什么时候这么好性子了,竟笑得出来。
“妻子,呵,身为妻子,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出嫁从夫吗,我现在就命令你滚出去”我默默注视着他的每一个表情,他是不知,他的厌恶给我多大的伤害。
“好”我回以一笑,转身,泪如雨下,我的骄傲不允许我的卑微。
安子墨有片刻呆愣,他一向知道她的性格,她从未如此温顺,可是,他不可以心软,季海棠,这是她欠他的。

认识安子墨那一年,我十五岁。
我是城中最大商户季家唯一的嫡子,仅有的哥哥父亲的养子,季如风。
我十二岁便开始跟着父亲学习掌管家业。 树大招风,这是不可避免的,15岁那一年,我去收购货物回来的途中被人劫持,迷烟侵蚀着神经,我伸手取下一只簪子刺向手臂,疼痛让人瞬间有了理智,也只是片刻,作为一个商人,我倒是学过一些防身之术,不过那些武功,在看到迎面来的十几个黑衣人时,我也算放弃挣扎了,作为一个奸商,我深刻明白现在的情况对我而言是吃力不讨好。
根据直觉,我被关在山上,夜深了,屋外竟下起了雨,可真是天也更为作对啊,屋子有些破,室内充满迷香,迷迷糊糊中,听到屋子的门被打开,不过却不是那些黑衣人,因为此人脚步极轻。
他不说话,迅速为我解开绳子,抱起我向外跑去,隐约看到那是青色的身影,怎么也看不清面容。
后来,我便意识更薄弱了,但我能感觉到,那些黑衣人追上来,他将我护在怀里,淡淡的青木味很是温暖,哪怕在危险,此刻也觉得心安。
有利剑刺入肉体的声音,我听到他闷哼一声,踉跄了一步,心下着急却无能为力,彻底昏迷的那一刻,也是心安的,哪怕我们初次相遇,我也相信,他会护我周全。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安子墨,再见面,是在府上的后院,午后的阳光很是温暖,他一身淡青色的长袍,看见我微微一笑“季小姐,在下安子墨”一刹那,我仿佛听到春风吹过湖面的声音。
“季海棠,你叫我海棠便是”他很爱笑,笑起来温润如玉。
“小姐,你这么跑着来了,老爷要回来了”欣儿一脸焦急的跑来,打破这温暖一刻。 “这么快,不是去迎接什么沈将军了吗” “是啊,这不是回来了吗”欣儿道。
告别了安子墨,我便去了书房,沈远的形象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身白色的西装,短而发亮的乌发,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似笑非笑的神情给人一种压迫感。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扬起一贯得体的笑“沈将军远道而来,是海棠疏忽,未能远迎”
“无碍,听闻季小姐身受重伤,如今可好”沈远坐在桌旁,轻笑道,可这笑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也没什么大病,沈将军如今位高权重,能的将军关心,是海棠之幸”我道
“季小姐真会说话,就是不知真如传说中明晓事理,天资聪慧”他的笑越发深
我冷哼一声,也不在假笑下去“沈远,有的事,表面如何又怎样,我不在意,一切又能何妨”
他的笑僵在脸上,瞬间变得阴沉“好一个不在意,只要你以后也别后悔”
是呢,只要我不在意,过去的一切便都不后悔。
我是季家的大小姐,我是天资聪慧的大小姐,我怎么会后悔,又怎该如此卑微。

可是,五年的时光啊,又岂是物是人非可以解说,我不再是季家大小姐,这就是嫁给安子墨的代价,不过,我并没有输不是吗,我挑眉看向院前一身黑色披风的女子
“沈夫人来找我,所为何事”
“清婉此次来,只是想和季小姐做一笔交易”那女子盈盈一笑,端的是大方得体,果真不愧为靖容侯府的嫡女。
“这道稀奇,我竟不知有何能被沈夫人看重”我笑,似乎听了一场笑话
“季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世人都说季小姐情深如此,狠心如此,为了一个男子,不惜与家人决裂,可是清婉不这样认为”她意有所指的看着我。
聪明人总会在对方开口便懂得她想说什么 “季小姐觉得清婉相貌如何”不待我回答,只听她又继续说道“我自认为并非有着让人一见倾心的容颜,也无名满天下的才情,可是沈远只见我一面,便娶我为妻”
我这才仔细看她的面容,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说不出口 她抚摸着她的侧脸,眼中带着忧伤
“一开始,我也不能理解,可现在,见了季小姐,我才明白了”她又笑了起来,仿佛那种悲伤从未存在“我不比季小姐爱的伟大,恨得绝情,我只想他得到因有的惩罚”
“我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季小姐一定对一个人的消息很感兴趣” “是么,沈夫人,这可是风险极大的事,你以为我季海棠会为了一个消息,不顾生死”我有些嘲讽的看着她
“那如果是沈在呢”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恍如隔世,连心都颤抖了一下。

未嫁给安子墨时,他日日来寻我,如今嫁给他,见的次数竟比陌生人还少 一反常态,安子墨留在家里,我为他送去茶水时,他也并未赶我出来,恶言相对,在我准备出去时,他开了口“季海棠,为什么要嫁给我” “那你又为什么要娶我”我反问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又说道“季海棠,你并不喜欢我,甚至已经知道我是安子言的哥哥,为何还要自取其辱”
“安子墨,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欠过的东西,迟早要还的”沈家与季家欠我的,我欠安子墨的
季家贩卖军火的消息传遍京城内外时,我正在茶馆的二楼品茶,桌旁是一纸休书
“为什么到最后又放过沈家”身旁传来一声疑问
“既然知道,又何必问我”我笑看着沈远,他们很像,可他不会是他
“季海棠,你说,我是该感谢你呢,还是该恨你”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沈远,你说,五年前的那个雨天,你去了哪里,又或者七年前你一声不响的从了军,为了什么,还有,你何时穿起了白色的衣服,还真是让人熟悉呢”
“季海棠--”他怒视着我 我起身一步步向他走去“沈远,你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喜欢你吗,可是即使你与他有一样的外表如何,同样的喜好如何,你不是他,便永远不可能是他”
他不知道他是怎样出的茶馆,更不知他是如何回的沈府,那份卑微的喜欢被他藏在心底,却不想他喜欢的姑娘早已明白一切。

回忆一幕幕闪现沈远还是沈家的二公子,而沈在便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们有七分相似的长相,却是不同的性格,沈在比较安静,喜欢白色,他爱红色,妖娆的红色,沈在喜欢宁静的笑,似笑非笑,他喜欢放纵的笑,笑的妖娆。
他是忘不掉的,那一日阳光正好,他去后院找沈在,桃花纷纷的落,树间的女孩一身纯白的衣裙,睡得恬静安宁,或许是他不经意间的笑声惊醒了女孩,在她睁眼的那刻落了下来,如一个世外仙子,掉在了他的怀里。 女孩睁大眼,有些惊喜的说到“沈哥哥,你回来了,海棠今天穿了哥哥最喜欢的白衣服”话到一半停了下来“咦,你不是沈哥哥”急忙向后退去,又似确认般补充道“沈哥哥不会穿红色的衣服,也不会对我笑的这般温柔”最后一句声音有些低,带着淡淡的忧愁
“我叫沈远,是沈在的弟弟”他解释道,他看到她在说道沈在时眼睛发着亮,那一刻,他便知道,沈远啊沈远,你此生怕是要万劫不复了 那些岁月里,有沈在的地方一定有季海棠,有季海棠的地方一定就有他
直到他十七岁的那一年,哥哥张他一岁,而季海棠十二岁,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年风云突变,沈在消失了,消失的彻底,甚至连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在不见了,而季海棠再也不来沈府了。
一切发生的让他措手不及,他还为告诉他最喜欢的女孩,他一直在等她,他还未告诉他最敬重的哥哥,即使不爱那个女孩,也不要伤害她。
季府门外,他最喜欢的女孩将他拒之门外,告诉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只因为,他的喜欢,让她恶心,他是知道的啊,哥哥活得那么辛苦,他不会和哥哥挣的,他不会的,只是,他喜欢的女孩,从未相信过他。
他走了,从最低级的军人做起,一步一步走向顶峰,所有人只记得那个沈将军如何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最开始的沈远付出了多少汗水。
为什么,这一切为了什么,他本该做他安逸的沈家公子,又何必去做这一切,他像个傻子,傻傻的做这一切,可他喜欢的姑娘啊,就像看一个小丑,看他的无怨无悔,何其残忍,又何其可笑。
可是,那便是他,用尽心血喜欢的姑娘啊,她喜欢沈在,他可以为她去做另一个沈在,白色的衣服,似笑非笑的神情,每一个动作,在那夜深人静的晚上,他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只希望,再见面,她能看他一眼。 可是在她眼里,他连替代品都做不了吗 我最终嫁给了沈远,可是,我此生也不会快乐。 季家被行刑的前一天,我去了大牢 “季海棠,你真是个白眼狼,季家将你养大,你就是这般对待季家的”大哥季如风愤怒的说道 “呵呵”我笑道,嘲讽的说到“大哥,你们真当我傻吗,季家将我养大,就能改变杀我父母的真相吗,将我养大,也不过是为了迷惑那些季家的仇敌将注意力全都放在我身上罢了” “大哥,五年前的绑架,你以为只是场绑架吗”我轻笑“大哥,我精心导演的戏,你果真没让我失望啊,只是遗憾的是,当时救我的不是安子墨而是沈远吧”
“你,你怎么会知道”季如风一脸诧异
“从你将安子墨带在身边,我就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为此,替大哥你想了一好办法将人送到我身边,你知道安子墨会因为他妹妹而恨我,可你却忘记了,一个人即使变化在大,我也能认出他来”
“所以,你故意为了他和季家断绝关系,然后再利用这几年暗地培养的势力,轻而易举的害了季家,让自己全身而退”季如风最后一字落下,脸色苍白。
“大哥终于聪明了一回”
回去时路过一个拐角处,一个一身囚服的女子披头散发的怒骂“季海棠,你不守信用,你不得好死” 我轻笑,看着这个曾经大方端庄的女子在我面前如同一个小丑被带走
季家贩卖军火与靖容侯府相勾结意图谋反,多好的罪名啊,傅清婉,莫要怪我,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死,唯独不可以伤害沈在在乎的东西,哪怕,伤他最深的也是沈家,可是,他在乎啊,他已经那般恨我,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很少有人知道七年前发生了什么,可我却永远也不能忘记,哪像个噩梦,时时刻刻缠着她,生不如死。

我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我耗费了多少精力去喜欢的一个人啊,却喜欢上了一个叫安子言的女子,贫苦不堪。
所以,可以说是我主导的一切吧,联合沈家老爷,逼死了安子言,逼走了沈在。
沈在,沈在 那些话成为永远的魔咒 季海棠,我竟不知你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子,这般年纪,便如此狠心,是不是以后更残忍

季海棠,滚出我的世界,看见你,真让人恶心 我该说什么呢,所有本想说出口的喜欢,在他眼里,我便如此不堪,原来如此啊 可是沈在,从季海棠知道她不姓季的那时起,从季海棠知道沈在从未喜欢过她时起,从季海棠破了十指秀好的香囊被仍在路边时起,季海棠就不再是季海棠。
一直以来,她所幻想的恩爱如初,情深不倦,都不过是季海棠一个人的幻想罢了。
我穿着一身嫁衣,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嫁给沈远,一个爱我如初的男子,烟花响起的那一刻,我问“沈远,为什么,你就不怨吗” “从决定娶你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沈远”他回答道,爱一个人便是如此吧,明知道是万劫不复,却甘之如饴。
。 他的目光深情而专注,我撇开眼不去看他。 我知道的,这一天是我同沈远的婚礼,这一天是异地身在与另一个女子的婚礼。
我同他同一天穿上喜服,却是不同的心情 “夫妻对拜--” 我轻轻勾起唇角,望向面前这个属于我的沈在,一模一样的沈在,不同的是,他是爱我的,沈在是不爱我的。
泪在无人的角落落下,我忽然想到,季海棠,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又怎么会快乐。

相关专题:快乐 怎么 海棠 小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你穿错了嫁衣,怎么会有快乐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