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回忆录《南下广东的蹉跎岁月》(三)

路峰的空间作者:路峰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2-28 09:40 阅读:76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目录:(一)广州有个石牌村(二) 深圳打工纪
(三)广州应聘纪(四)广州打工纪
(三):广州应聘纪
从深圳回到广州石牌城中村后,一边做着小生意,一边四处应聘工作。在这座陌生的大都市里,举目无望,困惑的就像一只迷途的孤雁,在一片茫茫的沙漠之中,迎着漫天的风沙低着头,眯缝着眼,不知所措地拼命挣扎着,即使要耗尽自己余存的体力,也在四处寻求出路,寻找着生存下去的契机。
每天都反复游览着《广州日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的招聘版,只要感觉得有点点希望的信息,就先用电话去联系,争取能去面谈。
给几家职介公司交了钱,几天后,接到去参加一场招聘会的电话通知,准备好应聘的资料,整理好仪表,如期赴约。
招聘会上人山人海,招聘单位林林立立,到处都是涌动的人头。招聘摊位上,都有身穿职业装的文员在收应聘者的应聘材料,然后就是等候面试通知了。你就是手提装有一袋子的个人应聘简历,来回走上几圈,也就所剩无几了。
职介公司的小姐把我领到一个招聘摊位前热情地对我说:“你比较符合这家公司的招聘条件,我们已经向这家公司推荐了你”。话音未落,对面慢悠悠地过来一位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见他面色黝黑、身材精瘦,发型时髦、讲究,身着一身整齐、考究的进口黑色西装,黑色领带。脚上黑色尖头皮鞋油光铮亮,他一手接过来职介小姐递过的简历,一边用流利的粤语与她热聊起来,并在与职介小姐交谈的空隙间,用飞快的斜光瞄射着手中翻阅的纸页。他客气礼貌地送走职介小姐后,转身微笑地眨着眼睛,用洋滨腔的粤语普通话拖着长音很礼貌的说:“很对不住啦...,我这里没有合适你的职位可做啦....,你就是要做保安的话,你的年龄也已经超过啦....。”。我愤愤地看了一下他胸前的挂牌:《职务:总经理助理 姓名:黄XX》。
城中村的小店,只是经营一些日常用品,还有两部公用电话,可收取点电话费,代收个煤气罐挣点代办费了,卖啤酒、饮料、矿泉水也有点差价,小生意,挣不上什么钱,可是把人忙的一塌糊涂。
一天,来了一位背着挂包的年轻人在柜台前放了几页宣传资料,看我们在忙,没有吱声,转身就走。每天都会有这样发放宣传单页的人来来往往,闲暇时拿起来一看,《XXX货场商场零售店加盟协议书》连看了几遍以后,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马上拨通了宣传页上的联系电话。是刚才来过的年轻人,姓陈,讲一口潮汕口音的普通话,忙请他过来面谈。
陈生二十几岁,个子不高,圆头圆脑,说起话来慢慢腾腾,不知是怕自己讲不清楚,还是怕我听不懂他说的话,一句话总要重复上好几遍,要是不听他吱吱唧唧讲话的音调,光看模样那就是一位地道的中原人,一问才知道,是一位客家的子弟。
就加盟协议上的具体条款,我向陈生提出了一些不同的意见:“如具体条款制定的双方都有利可图,并有可操作性的话,我是很乐意加盟的”。陈生回答的很干脆:“好,回去向老板汇报后,及时给你回复”。
一日,陈生来电:“老板请你来公司总部面谈”。又过几日陈生又来电:“老板请你来公司总部面谈”。
一日,连续几天的阴雨,门前街道上来往的人流稀少,白天小店里没有什么生意,想起陈生来的电话,拿了把雨伞,在雨水中缓缓走出村口,翻过了过街天桥,坐上去宝岗大道的公交车。
XXX货场商场的总部,座落在江南宝岗大道上,一座五层高的大厦里。一至三层是总店商场的卖场,公司总部在楼上第四层办公。在当时,这家货场商场在广州,也算是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了。我顺着左边的楼梯间一直上到四层,一位面貌清爽,个子不高的靓女文静客气地问我:“您与罗生有约吗?”“罗生”我楞了一下。“罗总经理呀!”“奥”,我吱吱呀呀、含含糊糊的回答着。“罗生还没有来,请您等候了”。她放下一杯纯净水后转身离去。我靠在沙发上看了看四周空无他人的大厅,不由得感到丝丝的倦意,眼皮有些沉,不一会就不由自主地半迷上了眼睛……。“先生,先生”我猛地一下惊醒过来,看见是哪位清爽的靓女在叫醒我,忙问:“是,罗先生来了吗?” 清爽的靓女说:“天在落雨,怕你着凉了,叫醒你了。”我不好意思歉意地笑笑。抬起手看看了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我站起身,谢了两声,转身下楼离去。
走到楼梯第三层转向第二层时,从楼下走上一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清瘦、干练,刚刚烫过的港式卷发,黑黑瘦瘦的脸颊,浓浓的大刀眉下两只眼睛彤彤有神,上身穿小格格长袖衬衣,烫的整整齐齐。下身着时装笔挺的西裤与磨砂皮鞋,右手晃动着一部摩托诺拉带天线的手机,左手无名指上有一颗蓝色钻石闪闪发光。上楼时身体轻盈,视乎只是晃了几下,快步就上了四楼。
我还没有走出卖场的大门,四楼的那位清爽靓女就追上了我:“先生,先生,罗生来了”。
罗先生是一位地道的广州人,讲一口纯正的广州话,听他讲的广州话时就像在看香港的粤语片一样,轻重缓急,阴阳顿挫,面部的表情、音量的高低,声音的大小都会随着讲话的内容,不断的变化,但在听你讲话时,却是一言不发,洗耳恭听。听不明白地方,就会一直问你,直到问清楚。罗先生不大会讲普通话,一讲普通话就会张口结舌,结结巴巴。有时候,被一句话噎住,不知道用那一句合适的普通话才能给我说清楚,急的他满脸通红,啊呀,啊呀地,急忙伸手去摸一支香烟点上。
罗先生仔细地听完我对《零售店加盟协议》的意见后,又伸手摸一支香烟点上。深深吸了两口,拿起桌上的电话说:“请付生进来”。
付生是一位五十多岁,个子矮矮胖胖,留着平头,四方脸颊,走的正方步,身体壮实的男子,后来,知道他是一位湖南籍军队转业在广州工作干部,娶了一位广州本地的太太,他讲的广州话,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罗先生一边给我介绍他是办公室主任,一边用粤语给他安排着什么。
不一会,办公室里连续进来了四五个人,最后进来的哪一位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次招聘会上……..黄XX。他视乎也认出了我,楞了一下,忙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轻轻地咳了一声。
“大家都坐下,请X先生,把他对《零售店加盟协议》的意见谈谈”。罗先生看看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对我说:“您就讲讲刚才对我说的那些了”。
这几位都是公司的高管和管理干部,可能是这件事情对他们说,来的有些突然,大家没有思想准备,不明白老板叫他们来听是什么意思?也有可能是我讲的普通话,他们听的不习惯,也都没有听明白。在听我说完对《零售店加盟协议》的意见后,罗先生连问了几次大家有什么看法,竟然没有一个人吭声。
显然,罗先生不高兴了,伸手摸一支香烟点上,声音提高起来。挂拉呱啦地,讲了一阵激昂的广州话,我一句也没有听懂,只是感觉在指责和数落他们。看着他们各位惶惶恐恐神态,我突然感觉到很是尴尬,连忙起身告辞:“小店里,生意忙,不好意思了”。
下了公交车,翻过过街天桥,匆匆赶回小店,只见不远的拐弯处停着一辆加长的黑色“奔驰”轿车。
走进店门,吃了一惊。刚才还在办公室里发脾气的罗先生怎么翘了个二郎腿,坐在小店柜台前面的椅子上正在用他的手机在打电话,他微微抬起左手,向我示意了一下。原来是,在我离开他办公室后,他就一个人驱车来到我这里了。
看到我一回来就忙起来,罗先生忙说:“你先忙,我在附近转转,一会儿就会返回来的”。我对他笑了笑,心想:“这人来做什么”?
快要打烊了,天上又稀稀拉拉地落下小雨,没见罗先生返回来。不远处的“奔驰”轿车还停在哪里。正准备要关门,罗先生轻声轻步地走进了店门。我忙沏了一杯红茶,请他坐下,罗先生夜深来访一定是有事要谈。他慢腾腾地伸手摸一支香烟点上,轻声细语地,啊呀!啊呀地几句后,用结结巴巴的普通话说:“经过我的观察,X先生能从北方来开发广州的零售市场,我建议您担任我公司“市场拓展部”经理一职,负责商场开发珠江三角洲地区零售加盟店的市场拓展工作,请您认真考虑”。
于是,开始了我在广州XXX货仓商场的一段工作经历,经过这段不具平常阅历,使我熟悉了广东、广州,也了解了广州人,受到了市场经济思潮的洗礼与改造。不但加强了自身在市场经济下的自我生存能力,也为我在今后几十年职业生涯的持续发展,奠定了一个基础。

(后文待续)

相关专题:岁月 广东 先生 广州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回忆录《南下广东的蹉跎岁月》(三)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