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短篇美文 > 心情短文 > 正文

再见了,我的大山

李艾明的空间作者:李艾明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7-12-31 16:51 阅读:512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很想像某篇获奖作文那般,洋洋洒洒的写下一篇《我的区长父亲》,可是并无这般,我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年轻的时候,父亲在西沙群岛当过兵,平时寥寥无几的讲述,自然成了我们孩童时的向往,西沙群岛,那只在课本的文章出现过,于我们显得遥不可及的富饶的地方,于是,一望无际的海面,蔚蓝的天空,银色的浪花,半裸着身子咕咚一声扎进水里,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幅画,印在了脑子里

  那些为数不多的早晨和傍晚,放工回家,沿着门前的石阶或石子路,偶尔我们会缠着他,使劲的要他来一个敬礼或者踢几步正步,有那么几次,他不耐烦了,双手就插着口袋似模似样的来了几步,即便是敷衍了事,我们也很欢呼雀跃,回想起来,这正步踢得,实在是没长当兵的脸。

  父亲做了一辈子的农民,扎根在那篇贫瘠封闭的土壤,几乎没怎么离开过,上学时,羡慕其它的同学,逢年过节时,在外的父亲风尘仆仆的赶回故里,总是带回许多未曾见过,没穿过的,没吃过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好玩的,那些时候,羡慕的心情只能化成口水使劲往喉咙里咽,我以为父亲他总会也可以,但始终没做到!

  记得有几次,他收拾好包袱,装好行囊,载着期望外出,只是不同的路途,却有着相同的结果,不到两天,便又会在家里那些破旧发亮的沙发上,看见他躺着的软绵绵的身影,反复几次,大家都心灰意冷看开了,农民的帽子便一直没摘下来!

  父亲当完兵回来那几年,风化正茂,年轻的父亲,帅得不得了,精巧的五官白白净净的脸,加上写得一手好字,工整飘逸,清秀俊雅,有才有貌,奈何家里实在穷得不得了,倒不是说揭不开锅,而是连锅都买不起了,更别说酒席,彩礼那些娶老婆的资本!

  好在那个年代,邻里条件都不怎么好,大家都穷,也就穷成了习惯,长相就成了为数不多的优势,于是,就有好多人马后炮的给总结,母亲便是贪图美色嫁给了父亲!

  这一贪不打紧,贪是贪到了,代价也不小,这么相互一将就,两人就熬了几十年的苦日子!

  有天晚上,父亲躺在床上,我开玩笑般的问母亲,你们当时都穷成那样了,到底是怎么有勇气还生了这么多个?母亲说“是不想要了,又怀上,想想又还是要了吧”

  倒也是,若当时心肠硬一些,便没有我了!

  听母亲说,父亲临走时,知道自己的身体快要不行了,有天早晨,大清早的去取钱,回来把平时常用的证件一起整理好,交代给她,母亲还说不要这么担心,不会有这么快,父亲没有多说其它,几天后,就重症住院了!

  临走的前几天,父亲五脏六腑功能衰退,几日未进食,脸颊暗黄消瘦,喉咙肺部堆积大量的痰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辛苦的支撑,到前一日,神志稍清醒,睁眼滚动眼珠看了我们几兄弟姐妹,费力张口,终于还是未能说出什么,又过一日,便画上句点定格在那一早晨!

  这就是我的父亲

  此去经年,再见了,我的大山

  2017年11月17日

相关专题:再见 父亲 母亲 农民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再见了,我的大山的感言
    • 游客 2018-01-06 评论

      我不觉得这文章有什么心意,当我就是觉得这写的好,和什么文笔,什么文采无关,能见父亲铭记,已经是一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