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主题美文 > 自然美文 > 正文

雨后彩虹

秋水寒星的空间作者:秋水寒星(阿诺)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8-02-01 15:50 阅读:257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雨后彩虹

雨后彩虹
秋水寒星(阿诺)

一连几天,天气闷热,人们期盼着雨的到来。
“早看东南,晚看西北。”“东虹轰隆,西虹雨。”
一连几天,早上东南天空鱼肚白上云头略显,显而不涌,随后消逝,又是一连几天,黄昏时分西北天空红红的晚霞掩盖着落山的太阳。
雨,好吝啬。
毒毒的太阳,闷闷的天。
下午,闷热不堪,蝉声交织着,笼罩着,堵着人们的耳朵。
东南方有云向上涌,先是白乎乎的浪头云,紧跟着后面是巨大的乌黑色的浪头云夹杂在其中,像千军万马,人欢马叫,一起往上闯,尘土飞扬,阵势看似很猛,涌了一阵,不过,一会儿就分散而去,天空万里无云。
一会儿东北方又涌上一堆堆白乎乎的巨大的浪头云,气势也很猛,像大海里的浪头,一浪接一浪,前仆后继,不过涌了一阵之后,迟迟不向前再涌。只是前头的浪头云,一忽儿白云涌出来,一会儿黑乌色的云头又涌出来,涌上来,就是在东北上方不动,又过了一会儿,云散了,天又是一阵闷热。
西北方向开始有大块的榔头云出现,一大朵白色的浊云涌上来,接着一朵浊白云打头,数朵白云紧随其后,紧簇着往上挤,像村前河里来水时河水的前锋,一浪接一浪。后面紧跟着数不清的巨大的乌云往上涌,开始只是在西北方向一个小角上,接着面积扩大,云层逐步加厚加宽加浓,乌黑一片。云的前锋更是乌云白云翻卷交叠,交相混杂,像千军万马在混战,浓烟滚滚,浊浪滔天,前簇后挤。
一会儿的功夫,整个西北方一片乌黑,黑的有点儿吓人。乌云向前向外扩散,云的右侧逐步向太阳贴近。太阳发亮,乌云浊黑,黑亮相衬,清晰分明。乌云继续上涌,逐步遮没太阳,阳光由亮渐黄,然后是月黄色,再然后被遮住一点,半边,阳光在灼黑的云层一侧透射出红白的光,像照射灯光,接着变成红白交织的射线,一道道散开,然后逐步消失,于是整个西北天空被乌云全部吞没,一片乌黑。
地上,往西北方向看去,庄稼处于半明半暗之中,而其余方向极远处则一片明光,甚至东南面的远处仍然处于阳光照耀之下。
这时东北方原来散去的乌云,不知何时又纠集在一起,依然是巨大的白色浪头云先行,乌云随后云集上涌,逐渐与西北涌上来的乌云汇合,然后猛往上挤,立时,云彩前锋的乌云和浊白色的浪头云奔腾翻涌,翻江倒海般直上南涌,很快把整个的天空团团围起来,云层逐渐加厚,加浓,乌黑一片,水泄不通,那阵势着实令人心惊胆战。
一会的功夫,东南方,正南方,由浅亮色,逐步出现乌浊色,暗灰色,云层逐步加厚,变成乌黑,眼看着云彩往南汇集,等到看不出云彩运行时,整个天空一片乌黑浑浊,密不透风。
没有风,地上的庄稼,始终静静地挺立着,一动不动,玉米棒子叶直直的挺伸着,似在静等着什么,随着天空云彩的加厚,玉米叶颜色由酽绿逐步变成浅绿,最后在浑浊乌黑的云彩下,呈现出可怜巴巴的苍绿色。地瓜叶子也是仍然直立着,一动不动,叶色灰苍,与它平时的背面颜色相似,好像叶面反过来一样。
忽然“嘎,嘎”两声,一只野鹊打破静寂,飞奔而去。“吱---”一声,一只叫蝉,应声而走。偶尔传来一阵大人喊孩子的声音,然后,便是灰蒙蒙的暗黑。
乌云还在云集。天空中,正南头顶上,在厚厚的乌云中,逐渐出现一块圆乎乎的白团,微微透出点亮色,像是一个旋洞,一会儿这个旋洞逐渐变乌,然后天空一色,乌黑一片,一片混沌,整个天下就像是进入黑夜一般。一片静寂,一切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动不动。
忽然,东北方向的天空中,一道曲折长长的红黄交杂的贼亮亮的闪电,急匆匆地划破浑浊黑沉沉的天空,像激光在黑乎乎的世界上空一闪,在黑暗的天幕上留下树根状的一副可怕的警示,紧接着“嘎愣愣愣-----”一声炸响拖着长长的余音,震耳欲聋,令人心颤,然后天空中似乎四面八方炸雷响起,一阵未落一阵又起,一迭连声,一阵比一阵响亮,一阵比一阵持续时间长,声声拖着长长的颤颤的鼓荡荡的尾音,震得整个大地在动,震得人耳根子发疼,不得不两手捂着耳朵,赶紧把嘴张开,把身子蜷在玉米棵子底下。
雷声一阵接一阵,像是老天在打鼓,先是急,猛,紧,响,脆,接着是缓,浊,颤,荡,一串接着一串,一会儿在西天,一会儿在东北方向,一会儿又像是在南天,一会儿又像是在远处的天空,逐步串过来,又串远去。闪电一道长,一道短,一道近,一道远。雷声咕噜噜,咕噜噜,一阵急,一阵缓,又像是在头顶上滚过来滚过去,余音不断,像乱了阵脚的军营,军鼓乱砸,鼓点不一。
地上的一切都在雷声的淫威下静静地站立着,瑟缩着。
就在雷声放缓的当儿,忽然一阵狂风从西北方向猛烈吹来,地头上的大树树头被刮得歪向一侧,唰唰直响,近处的玉米也被刮得瑟缩着,头歪着,叶子直伸着,哆嗦着,像是互相安蔚着,只有身子硬挺着。接着一阵乱摇,庄稼动摇西晃,玉米叶子,旋来旋去,我们趴在玉米棵子底下,不敢动弹。一会儿,风过去了,一切又归于平静。
静,一片暗黑。
霎时,只听见,从西北方向传来莎莎的声音,由远而近,声音逐步加大,迅疾而来,接近了,原来是雨点击打叶子的声音,这就是所谓的“云沫”。立时,雨刷刷地泼了下来,起劲地往下落,直打得玉米叶子瑟瑟地缩着,抬不起身来,只有中间的叶梗略微颤巍巍地挺着,空气中先是弥漫着干土的气息,直逼鼻孔,接着便是雨水乱溅,雨星直呛鼻孔,溅得人睁不开眼。
接着一阵狂风吹过,一切顺着风向倾斜而去,风过之后,有直起头的,有歪歪身子的,有耷拉叶子的,有折了半截身子的,在哗哗的雨中一颤一颤的。
瞬间地里积水没过脚踝,躲雨的人蹲在玉米棵子底下,一手抓过几片玉米叶子拢在一起,遮着头顶,一手拽着玉米棵子,生怕被风吹倒。浑身的衣服被雨淋得紧贴在身上,头发紧紧地贴在前额上,雨水冲得睁不开眼睛,砰起的水雾呛得喘不过气来,只能用手呼啦一把脸,再赶紧抓住玉米棵子,喘口气,再用手呼啦一把脸,再赶紧抓住玉米棵子,这样,倒替着。大风吹过去,身上一阵冷一阵紧。
狂风住了,不时地传阵来一阵咕噜噜的雷声,只有雨放任地下着,一阵紧,一阵松,交替进行,哗哗不止。
雨肆虐了一阵子,逐步消停了,雨声由紧逐渐变慢,能听到雨打叶子的细细的啪啪声由密变细变稀。天色逐步亮了,天空中,云层渐渐由乌黑变乌白,整个天下开始出现一片清亮色,雨中的庄稼也在落汤鸡似的在雨中抖抖着,显出浅浅的苍绿色。
雷声也逐渐稀疏了,偶尔在西天传来缓缓地一串响。
“亮一亮,下一丈。”雨似乎歇息了一下,喘了口气,还没等人们走出玉米地来,又一阵雨接踵而来,由密到紧,最后刷刷不停,密集地砸着玉米叶,开始如爆豆,噼里啪啦,接着紧密似锣鼓,而后成了漫天下的刷刷沙沙声。
雷声住了,只有雨放任地下,哗哗地。紧一阵慢一阵,紧慢交替,唰唰有声,足足下了半个小时,然后逐步由紧到慢,进而淅淅沥沥,稀稀落落,朦朦星星。
天空开始出现裂缝,乌白的云层逐渐断开,大块的云团开始移动。太阳透过云朵的缝隙,透射出红白色的光线,云层之间透出蓝天的影子,格外青蓝。雨还是在朦朦星星,小了,细了。
这时,天空中一大团一大团的乌云,开始分散,裂开,南移。雨,逐渐停了,蒙蒙星星的飘着点雨丝,然后逐渐停息。
云朵南去,速度很快,一团跟着一团,互相追逐似的,像是有人在指挥着一样,白云在上,乌云在下,层次分明,井然有序,有时白云快,有时乌云快。慢慢地,蓝天露出,澄蓝似海。太阳一会儿钻出云层,浊亮刺眼,一会儿又被南移的云朵遮住,然后又钻出来。
这时,天空中自西南往东北,横亘在西北天之上,略呈南北方向,出现一道粗粗宽宽的弓形光柱,横跨在几朵乌黑的云彩之上,格外亮眼,先是泛着白色的光,然后紧挨着那道白光逐步分散透出一道浅红色的光,接着在边缘上出现绿隐隐的一道,粉红色一道,蓝莹莹的一细条,黄橙橙的一道,打眼看上去,光闪闪三四道,仔细看又像是六七道彩虹,像是依次排列,汇成一道长长的不算多宽的彩带,在整个的西北面天空画了一道硕大的弓桥,这就是雨后彩虹。
周围云彩还没退净,太阳还藏在在一片云层里,透过稀疏的乌云缝隙斜射着光,忽暗忽亮,地上的阴影,忽有忽无,随着云层的移动而移动。
那彩虹,先是色彩斑斓,各色并存,随着太阳逐步透出大朵的乌云,逐渐变弯,变淡,变白,逐渐消逝,只留下两头,短短的彩带,而后随着太阳露出,逐渐消逝,阳光渐亮,渐毒,满天下澄澈。玉米叶子上边缘仍然悬垂着雨滴,叶子表面仍然湿润丰盈,然后逐渐光鲜亮泽,天空中的彩带荡然无存。
很快,头顶上,云朵所剩无几,只有几缕白色的卷云,似轻纱飘着,不时地变换成各色形状,有时候像动物嬉戏,有时像小小的山峦叠嶂,巧云变换,异彩纷呈。一会儿太阳照射着,已失去了刚才的灼亮刺眼,温和了许多,天空中的云彩也逐渐分散,聚集,合并,增生,最后在东面的天空形成分布大小不太均匀的小云块,星罗棋布,鱼鳞般点缀着,远远看去像是一条硕大的鱼,平躺在天幕上,鱼头鱼尾,形态逼真。
地里淋雨的人都钻出来,还有在在菜园棚子里躲雨的大人小孩子,都挤出来,涌到地头上,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地里一片泽国,到处水洼洼一片,到处沟满河平。人们聚在地头上,有说有笑,有的在拧着潮湿的衣服,一些避雨及时的人嘲笑着淋雨的人,一些孩子偷偷地猛然踹一脚树,树上的雨水哗哗一阵,树下的人会忽然吓一跳,赶紧躲避,抬头看看天,知道是一些孩子们的恶作剧时,便呵斥着,甚至撵一阵子,搞恶作剧的孩子会哈哈笑着跑远了。

相关专题:彩虹 天空 乌云 玉米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雨后彩虹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