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爱情美文 > 爱情小说 > 正文

云聚

作者:牧~草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8-02-11 22:51 阅读:18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一)
刘星雨或将永远忘不了在她17岁时,和一个比她年长6岁的大男孩谈过一次恋爱。他叫肖云,是星雨堂哥刘星辉高中时的同班同学。
刘星辉和肖云当年都是学校篮球队的成员,而且肖云还是队长。作为刘星辉的迷妹,星雨从十岁开始就跟着堂哥学习打篮球,每逢堂哥参加篮球比赛,星雨都会在一旁为他加油喝彩。最后等她自己上了高中时,也成为了学校女子篮球队的一名成员。其实像星雨这样个子瘦小成绩优秀的女孩,本该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地学习,但就在瘦小的身体里偏偏有着丰富的运动细胞。
堂哥大专毕业那个夏天,他和肖云等人一起参加区里的篮球赛。刘星雨兴奋不已,还约上几个女同学一起去观看比赛。对于肖云,星雨早有耳闻,他从堂哥那里听到不少有关肖云的事,比如肖云不仅篮球打得好,歌唱得好,成绩也不赖,还考上了本科。但他终究只是一位学长,堂哥的同学罢了。直到区赛开始,她和肖云才开始真正认识。
区赛是一场高手云集的比赛,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星雨才发现原来在她心里一直都很厉害的堂哥和肖云学长也会有惨败的时候。肖云在区赛的上半场就受了伤,刘星辉和几个队友还在为扭转战情而血拼。看到这样的局面,星雨心里的兴奋早被一扫而空,肖云当时就坐在她的身边,好像也对胜利失去了信心。星雨问他:“肖云哥,你觉得我哥他们会反败为胜吗?”。
肖云笑着说:“他们也很累了。结果不重要,不要再受伤就好。”
星雨心想,肖云都这样说了,他应该没心情谈赛情。于是转向几个女同学那边,和她们谈赛情。这时肖云突然叫了她一声,问道:“听说你从小就跟着你哥打篮球,你为什么喜欢打篮球?”
“我也不知道。别人都说我长得很斯文,不像是喜欢打篮球的。哈哈~我觉得在篮球场上奔跑的感觉,很舒服也很酷。”
肖云噗地一笑,他在脑补星雨在篮球场上奔跑的样子,可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出她很酷的样子。几分钟过去了,他还在时不时地偷笑。
星雨看到肖云笑成这个样子,心想肖云一定是在嘲笑像她这种个子那么瘦小还学人家打篮球的女生,篮球队队长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不也一样要坐冷板凳。这样想着,她走到另一边去,试图向肖云表明:你看不起我,我也不屑于与你交流。
比赛结束了,刘星辉他们最终还是没法挽救败局,这意味着他们已失去了决赛资格。刘星辉拍拍肖云的肩膀说:“兄弟,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大家都是兄弟,不重要。”
“对了,星雨去哪里了?”
“到那边去了!”肖云指着星雨走的方向说。刘星辉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星雨的身影,就跑过去找她。不一会儿,肖云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不见吗?”肖云问道。
“没见着,她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我就跟她说了几句。”
“你说了什么?”
“我问她为什么喜欢打篮球。哎,你快点打一下她的电话吧。”
“对哦,打电话。看我急得……”
刘星辉打通了星雨的电话,得知她和几个同行的女生都已经回家了。刘星辉问她为什么那么早就回去了,她只说外面太热了,身体不舒服。

(二)
区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肖云添加了刘星雨为QQ好友。他向星雨解释那天自己控制不住笑并没有恶意,他只是觉得她可爱又特别。星雨知道自己误解了肖云,就反问他:“那你是怎么看待像我这样矮小又喜欢打篮球的女生?”
肖云发送了一个竖起拇指的符号过来,并写道:“完全没问题,爱运动的女生很阳光很健康。我觉得你很特别。”
消除误解之后,他们又继续聊了很多,主要是聊学习上的问题。对于一个将满16岁的准高中生而言,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适应高中的学习生活,而且她听说肖云当年高考考得不错,所以她就没有放过每一个想问的问题。肖云一直在说,其实他的成绩也不是很好,当年班上有十个同学都考上了重本,自己不过是中上水平。但是星雨觉得肖云比她堂哥强多了,所以她就渐渐地将对堂哥的崇拜转移到肖云身上。
高中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星雨收到了肖云寄过来了快件,里面是十几张印有各科学习方法的A试纸。后来她才知道,这些资料都是肖云亲自整理打印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肖云更像一个哥哥,像小说里那些体贴入微、全方面保护妹妹的哥哥。而自己的堂哥就是粗人一个,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学习、兴趣、生活的方方面面。于是乎,她每一次在电话里或在QQ聊天页面上叫他肖云哥的时候,都倍感亲切。
好几个月过去了,星雨和肖云已经习惯互称兄妹。而刘星辉由于大学上的是专科,比肖云早一年毕业,他在肖云上大四时就到了外省工作,很少问候肖云和星雨。有时候他在空间上看到他们俩的互动,也只是旁观一下,没有多想。以他的智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堂妹会和肖云有超出普通朋友之外的关系。但是他们偏偏相爱了。
在刘星雨高二那年暑假,她和几个同学想要尝试一下打暑假工,藏不住话的星雨很快就将这件事告诉了肖云。一个星期后,肖云就把暑假工的事安得妥妥的,就在他实习公司附近的一个皮具厂。
对于做暑假工这件事,刘星雨的父母一开始都是极力反对的。在他们的观念里,高中是学习生涯最关键最紧张的阶段,即使放假了,也要学习,甚至要去上补习班。没有哪家的孩子念高中还出去做暑假工的,如果星雨再吵着要去做暑假工,他们就该送她去教育机构上课了。这要是放到小学初中那会儿,刘星雨肯定会乖乖地听从安排,不敢有做暑假工的念头。上了高中后,她渐渐认识到上一辈的观念有很多不足甚至是错得很离谱的地方。对于做暑假工这件事,肖云也对她说过,在国外,别说是暑假工,就连周末的part-timejob也几乎要成为每一个中学生的必修课,国外的学校和家长都很支持学生在课外时间出去体验工作,这对青少年各方面的发展都很有帮助的……面对父母的反对,刘星雨心平气和地搬出来肖云的原话,还说肖云学长当年也去做暑假工了,不也一样考上了本科。
刘星雨终于说服了父母同意自己去做暑假工,但与此同时,本约好同行的几个女同学却都没能说服他们的父母。决定好的事情,就算只身一人也要去做,刘星雨出发了。按照肖云的安排,她搭车到了目的地,肖云早就在车站里等候着了。随后他带星雨到皮具厂的员工宿舍,还提着一袋他一早就为星雨买好的生活用品。一切都被安排得妥妥当当,使她暂时还没有感受得到离开家的无助感。直到肖云走了,她才反应过来,接下来一切都得靠自己了。
刘星雨每天的工作就是包装各种各样的包包:手提包,单肩包,双肩包,钱包,斜挎包等等。午餐和晚餐都是在工厂指定的餐馆解决,而早餐就要自行解决。
因为工作一天下来很累,每天早上,刘星雨基本是都是宿舍里起得最晚的那个,有时候她不用吃早餐就去上班了。饿一下肚子也不要紧,最令她头疼的是,一个宿舍里住八个人,还没有空调。睡在她下铺的阿姨可能因为热有点多动,整个床时不时地摇晃。而且除了一个同样是来做暑假工的高中毕业女生邹其雅之外,其他员工好像都不是很讲卫生,没有哪个是会主动打扫宿舍的。两天后,她和邹其雅慢慢熟络起来,她们有一次在晚上熄灯后小声地说了两句话,还被她下铺的那位阿姨骂了几句……太多了,数不完那么多,除了和邹其雅一起吐槽,她还把这些破事写给肖云看。
肖云的实习公司距离皮具厂约有三千米,他每天都很忙。就像大家都公认的那样,实习生是拿钱最少做得最多的廉价劳动力,肖云也不例外。他每天晚上看着刘星雨发给他的“奇葩集锦”,一闭上眼睛就不由自主地想象她的日常。有时候想打个电话给她,又怕影响她休息。终于盼到了周日,肖云早早就起床了,他决定去看看星雨。在来的路上,他给星雨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被接通。快到员工宿舍楼下时,他就找了个地坐着,等到九点才打给她。
九点零五分,肖云终于打通了电话。他问星雨有没有睡饱,睡得好不好。电话那头,刘星雨迷迷糊糊地说:“睡一天都睡不够,干嘛那么早打过来?”
肖云解释道:“我想你这个星期还没有好好吃过早餐吧,所以想请你好好吃一顿早餐。”
“午餐和早餐一块解决就可以了,不用那么讲究。”
“不行,像你这个年纪,尤其是女生,不吃早餐很容易得胃病。快点起床刷牙洗脸吧。我在楼下等着你呢。”
“天啊!”星雨立即坐了起来,“你为什么那么早?”
“为了吃早餐咯。”
大概十分钟过去了,星雨带上手机下楼来。肖云看着她稚嫩的脸上带着些愧疚但又不乐意的情绪,不由地笑了笑。电话里懒散又马虎的女生,见到肖云本人就像是见到一位严厉的老师一样,也不由地拘谨起来。肖云带她到了一家早餐店时,已经超过九点半了,店里只有寥寥几人在吃早餐,空气中还飘扬着轻音乐。他们不约而同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下,等餐时,星雨依然觉得有点不自在,此刻的安静使她有种“情侣约会”的错觉。肖云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就随便找个话题打破了沉默。
“星雨,你前几天说你们宿舍的人都很懒,不搞卫生。那宿舍的卫生都是你全包咯??”
星雨猝不及防地回过神来,说:“是啊!哦,不全是,有一个刚高考过的师姐,邹其雅,也会搞卫生。”
“呵呵,其实那些阿姨平时也会搞卫生的,只是趁你们在,她们想偷懒一下。”
“对,邹其雅也是这么说的。说到邹其雅,她说她在考虑要不要复读呢。你觉得复读怎么样?”
“如果她平时的成绩和高考成绩相差不是很大,就最好不要复读了。我当年也考虑过复读,后来还是没有去。”
“你考得那么好,干嘛考虑复读呢?”
“我的目标是考重本,最后差十几分没考上。哎……有点后悔呢。”
“真可惜,那你后来怎么又决定不复读的呢?怕复读了还是考不上吗?”
“不全是。有别的原因。”
“啥原因啊?”
说到这儿,肖云刹车了。他想起当年没复读的主要原因,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到同一座城市上大学,但是上大学后不久,那个人就交了男朋友。星雨还小,他不该说这些的。这时服务员将早餐端过来了,他只是微笑地说:“吃早餐吧,以后再告诉你。”

(三)
几天过去了,刘星雨的心里一直悬着那个问题:肖云哥当年没复读,到底还有啥原因?因为肖云说过以后会告诉她,所以她不敢正面问,只好任由自己随意想象、推理。邹其雅觉得她这几天有点心不在焉,就问她是不是有心事。她摇摇头,问道:“你觉得一个人高考失利后依然不选择复读的原因是什么?”
“可能是怕再来一次也考不好。就像我这样。”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有很多啊,比如家庭原因,感情原因等等。”
“原来这么复杂的啊。”
“当然。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星雨依旧低声叹气,心不在焉,经不起邹其雅的追问,她将这件事告诉了邹其雅,没想到平时闷闷的邹其雅倒给她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某天凌晨一点,刘星雨在QQ空间上写道:“云淡风轻地说出不堪回首的过去,你才能真正拥有新的开始。”果然,QQ聊天页面上弹出了肖云发过来的消息:“你怎么还不睡,明天调休吗?”
刘星雨想了想,说:“想睡,但我的大脑不让我睡。”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你告诉我,我就不想了。”
“我?你想知道什么呢?”
“上周日,吃早餐的时候你说过的。”
“噢,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复读是吗?傻妹,我告诉你。”
刘星雨在紧张地等候着答案,两分钟过去了,没见肖云发过来。她就以为自己被忽悠了。再等了一会,聊天页面上弹出了一大段文字。刘星雨现在知道了事情真相,反而高兴不起来了。她怕自己的任性为难了肖云,一直在说抱歉。肖云发送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过来,配上文字:“我那天就想告诉你,但觉得你还是个孩子,不该知道。”
“我不是孩子了,很快就17岁了。”
“是个孩子多好啊,有人关心有人保护。”
“但是孩子都向往大人的自由和勇敢。”
“可是我想一直把你当做孩子,可以吗?”
“我把你当做孩子可以吗?哈哈哈!你是弟弟,我是姐姐。”
刘星雨越说越乐,她还在为自己巧妙地反问了肖云而乐,此时肖云却回复道:“我说的是心里话,我愿你一直是个幸福的孩子。星雨。”
星雨懵住了,她才发现自己和肖云不在同一频道上。她依然不是很确定肖云的这句心里话具体指什么。她不住地想象、推理,却不敢正面问他。黝黑闷热的空间里,她感觉到有一股热量弥漫在耳边,随后慢慢渗入到体内。幸好没有人看见。
等了好一会儿,肖云问道:“你睡着了吗?”
星雨没有回复他,让他以为她睡着了。这时已经凌晨两点半了。
第二天,邹其雅一起床就走过来问刘星雨:“他招了没?”
“招了。你猜得没错,是男女感情问题。”
“哇塞!说来听听。”
“不说了,我本不该问的。哎……”
一个难题刚解决,另一个难题又来了。刘星雨越来越感觉得到,自己要陷进某个坑里了。她有时想爬出去,有时又想留在坑里。长这么大,她第一次为感情如此纠结。
接下来几天,肖云频频地打电话过来,但星雨都好像是在回避什么。敏感又胆小的两个人,都活在了水下,看不清对方的真实面目。作为男人,肖云决定主动游过去。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肖云以公司要求员工统一穿皮鞋为由,约刘星雨去买鞋。刘星雨再一次懵住了,陷入了选择困难症,可嘴上却说着:“现在网购方便,到网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网上买鞋不靠谱,万一不合适又要退货,明天就要穿了,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
“要你陪我去咯。我不会选……平时打球都穿运动鞋,真的不会买。”
“我更加不会呀,大哥。”
“你就在旁边帮我瞧瞧就可以了,帮帮我吧,好孩子。”
刘星雨想起自己初来乍到时,肖云帮了自己很大的忙,现在他头一次要自己帮忙,原则上是不应该拒绝的。于是她就答应了。
这是刘星雨第一次和男生一起逛街。站在一个比自己高二十厘米的大男孩身边,刘星雨觉得此时的情景就是爸爸带着女儿逛街。但是这个“爸爸”连买皮鞋都要女儿帮忙拿主意,实在是可爱得难以言喻。他们一路上都在谈论鞋,比如什么季节穿什么鞋,打篮球穿什么鞋,跑步又穿什么鞋……经过一间李宁专卖店时,肖云往里瞧了瞧,问刘星雨:“你平时打篮球穿什么鞋?”
“一般都穿帆布鞋,懒得换鞋了。”
“不行吧,帆布鞋不防滑,容易跌倒。”
“平时的训练穿帆布鞋就可以了,比赛才穿运动鞋。”
“那也不行,球鞋很讲究的。穿帆布鞋打球容易跌伤。”
“噢,好吧。我们不是来买皮鞋的吗?怎么扯到球鞋了?”
“其实,我一早就想给你买一双球鞋,但是又听说送鞋子不吉利。”
“为什么?”星雨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肖云。
他笑道:“就是说,如果你送鞋给对方,对方就会穿着这双鞋离开你。你信吗?”
“不信,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
“不信就好,我也不信。”
说着笑着,他们走进了一间皮鞋店。热情的女导购向肖云介绍了好几款皮鞋,等他试穿之后,又把效果说给他听——这一双既舒服又显得年轻,那一双比较适合职场,尖头显得更有绅士风……刘星雨站在一旁,觉得自己有点多余。肖云把两双鞋摆在地上,抬头问她:“你觉得哪双更适合我?”
她打量了一下,说:“舒服又年轻的那双适合你。”
导购员立即附和道:“没错,我也觉得这双更适合像你这样的阳光青年。”
肖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说:“好,就买这双吧。”
走出鞋店时,刘星雨似在抱怨地问肖云:“为什么那些服务员都喜欢紧紧地跟着顾客?让人觉得一点都不自在。”
“现在的市场都这样,商家之间比服务,而不是比质量。”
“要我去买鞋,就不喜欢这等服务。”
“怎么了?不高兴了?”
“没什么,只是发表意见。话说你能穿43码那么长吗?我看你的脚没那么长吧。”说着,她就低头看了一下他的双脚。
肖云将左脚贴近她的右脚,指着两只脚中间的细缝说道:“你看,我的脚比你的脚长很多呢。你穿几码?”
“37。”
“有37那么长吗?我怎么觉得只有35。”他呵呵地笑道。
“真的是37,你看!”刘星雨勾起左脚,将鞋底上印着的码数指给肖云看。由于身体失衡,肖云扶了她一下,笑说:“知道了,是37。”
逛了快两个小时,吃过晚餐后肖云将星雨送回到宿舍楼下,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见到刘星雨似乎有点紧张,就只好说: “今天谢谢你,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记得早点起来吃早餐。不然做个暑假工却捡得个胃病就不好了。知道吗?”
“知道,我回去了。”
星雨回到宿舍后,邹其雅凑过来低声问道:“我都看到了,那个人是谁?你的男朋友吗?”
“胡说!那是我哥,跟你说过的。”
“我看到你们在楼下站了好久,好像挺依依不舍的。”
“没有了,他担心我一个人回来危险,就送我回来,别乱猜。”
支开邹其雅后,她就去洗澡了。这时她的手机响了,邹其雅拿起手机在浴室外喊道:“电话响了?”
“谁呢?”
“肖云。”
“接吧,那是我哥,跟他说我在洗澡。”
邹其雅接通了电话,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对方很温柔地说:“小雨,我已经回到宿舍了,你在干嘛呢?”
“小雨在洗澡呢,我是她的同事。”
肖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不是星雨的声音。“噢,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邹其雅吧。”
“是的。”
“麻烦你帮忙转告她,我已经回到了。一会再打给她。”
“好的。拜拜”
约莫两分钟后,星雨洗出来了。邹其雅打趣道:“小雨,我已经回到了。”
“什么呢?干嘛叫我小雨?”
“你哥叫你小雨的,他让我告诉你,他回到了。”
“有病!”她不由地偷笑了一会,就爬上床去了。这时,肖云又打电话过来了,她盯着电话,心里一直默念着:“你有病啊,有病!”但还是接通了电话。
“我回到了,星雨。你刚洗完澡是吗?”肖云说道。
“洗完了。回到就好。”
“你的衣服洗好了没?”
“还没,明天洗。今天好累。”
“我也没洗。我好喜欢今天买的这双鞋,你的眼光果然不错。”
“真的吗?上Q聊吧,有舍友要睡了。”
挂电话后,星雨登录了QQ,他首先问肖云:“你刚才为什么对邹其雅称我是小雨?她都笑话我了。”
“叫你小雨才能显出年龄差呀。”
“她知道你平时不是这样叫我的。”
“你告诉她的?我知道的话就不会那样叫了。”
“你喜欢吧,其实叫什么都可以。”
“叫你宝妹怎么样?”
“那不是电视剧上一个小女孩的名字吗?”
“你是真正的宝妹。”
“没问题,不纠结了。今天走得很累,早点休息吧~”
本以为可以聊上很久,但刘星雨要休息了,肖云只好无聊到翻看他们之前的聊天记录。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向她表明心意,对她说那三个字。还有个把星期,她就要回去上学了,再不说可能就没什么机会了。他已经错过一次,这一次,无论成功失败,他都想试一下。可是,如果不成功,以后可能连兄妹都很难做了;如果成功了,又怕会影响她的学习。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多希望刘星雨能看见这样苦苦纠结的他,能告诉他到底该如何选择……他打开手机上的日历一看,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过幸好刘星雨的生日在她回去之前,他傻傻地笑了笑,心想,老天在给他机会。

(四)
刘星雨生日前一天,肖云打电话给刘星雨,直奔主题说:“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
“去哪儿呢?”
“去散心,避暑。你来做暑假工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好好放松过呢。”
“可是明天是星期五,要上班呢。”
“我已经请假了。”
“哎呀,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我怕你拒绝我,哈哈哈。”
“你这么说,我答应你不可咯。”
“是。等你的消息。”
“让我我考虑一下吧。”
肖云忐忑不安地挂了电话,从白天到夜晚,一直在等星雨的消息。已经夜晚十一点了,手机终于叮铃铃响了一声,是刘星雨发过来的信息。他立即打开手机,与此同时心脏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
“明天几点?在哪等?”
谢天谢地,肖云感觉自己已经成功了,兴奋得忘了回复。不一会儿,刘星雨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睡了吗?”
“没有呢,明天早上九点,我去找你。”肖云写道。
“你不要到我楼下吧,被我同事看到就不好了。我跟主管说我明天要去医院看病。”
“傻妹,干嘛说自己生病??”
“最近赶工,很难请到假,只好这样说了。”
这是一个异常漫长的夜晚,明明已经忙活了一天,刘星雨却毫无睡意,兴奋和紧张充斥着她的内心,阻碍了时间的流动。她安静地回想这个月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明白已经走过的路改不了了,说过不要陷进这个坑里,却控制不住步步靠近它。完了就完了吧,从决定去请假的那刻起,她已经将自己的路交由那个人支配了。
第二天醒来,舍友们都上工了。她偷偷地从行李箱里找出那件她最喜欢的衣服,对着镜子打量一下这个17岁的自己,默念道:“我快管不住你了,17岁的刘星雨。”这时,肖云打了电话过来。“起床了吗?星雨。”
“起来了,你在哪?”
“在你宿舍楼的百米之外的公交站附近,很安全。”
“好,这就下来。”
见面后,看到满副武装的肖云,刘星雨惊讶地问他:“天啊,你怎么要带这么多东西?”
“今天要去爬山、游泳,需要带这么多的。对了,我昨晚跟你说要多带一套衣服,有没有带上?”
“带了。”
“OK,出发吧。”
经过了将近三个小时的等车、坐车、转车,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水流乡山庄”。这是位于城郊的一个避暑山庄,传言很久以前山上住着很多山民,他们在山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在山脚下种地,在山腰上种树,盖房子,生活。随着城市化的进展,很多山都已被夷为平地,这座宝山则发展成了今天的“水流乡山庄”,每年夏秋两季都吸引很多游客到此度假。刚下车时,刘星雨在一边赞叹着眼前的美景,肖云则在背包里掏出一双鞋。
“你在掏什么呢?快来看,好漂亮的荷花。”星雨兴奋地叫着肖云。
“你先过来换鞋吧,小雨。”
星雨转身一看,再一次被他的举动吓住了,他手里提着一双暗红色的运动鞋,正叫她过来换鞋。
“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前几天买的,一会儿要爬山,穿这双会更舒服,抗疲劳。”
几乎被吓傻的刘星雨走到肖云身边,肖云蹲下来,似要帮她穿鞋。可她很快就接过鞋,蹲下来细心地把鞋穿上。
“怎么样?喜欢吗?”肖云满怀期待地看着星雨。
“刚刚合脚,可是……”
“可是什么?”
“鞋型有点大,哈哈。”
“适合你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呢。”
穿好鞋后,肖云打开一把遮阳伞,遮护着星雨。两人一边观赏自然美景,一边沿着阶梯爬上山去。
上山后,已近黄昏时分了。两人到一家客栈订房间,由于星雨还是未成年人,不能独立开房,肖云就选了一间双人房。两人把行李放下后,就准备到山腰上的泳池游泳。星雨坐在池边,看着肖云以及其他的游客在水里欢快地游。
“快下来,星雨!”肖云向她招手道。
“可是我不是很会游泳。”
“下来就会了。”
“不要了吧。”
只见肖云向池边游了过来,趁她不注意,向她身上洒了些水,而后控制不住哈哈大笑。
“啊,你不可以这样!”刘星雨尖叫着,毫不犹豫就跳下了水里,向肖云身上洒水。打完水仗后,肖云就开始教她游泳,有时候两人的身体不经意接触到,刘星雨就会条件反射似的立即推开肖云。而肖云被推后便可怜巴巴地说:“不要推开我,你不会游,危险。”她看着他,也不知不觉把他当做了一个孩子。
回到客栈后,星雨发现手机上显示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爸妈打过来的。她看着肖云,似在问:怎么办?肖云笑说:“打回去吧,到阳台外面打,我先去洗澡。”
“你不要出声哦。”
“遵命!”
打通电话后,爸妈一直问女儿今天怎么过生日,没有爸妈陪伴是否习惯,什么时候回家等问题。星雨说,人在外头,好好工作就是了,回家再补过生日,还说自己很想念爸妈,下周四就回去呢。讲完电话后,她不禁捏了一把汗,想到这大概是第一次对爸妈说谎,就特紧张不安。她站在阳台外面,听着游人笑声不断,看着灯火阑珊,不住地问自己:你在哪里,你在干什么?突然,她感觉到身体被控制住了,一双厚实的臂膀紧紧地从背后围绕着她细小的腰身。
“我都听到了,星雨。对不起,但是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所以我才带你来这里。”
她欲挣脱,但此时她的内心也被这厚实的臂膀控制住了。这一刻还是来了,她的心依旧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着,刚游泳回来清凉的身体早已被渐渐捂热。她该如何回应?她继续沉默着。
“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愿你一直是个幸福的孩子,我愿意一直守候你。”
“星雨,我真的好爱你。”
“如果你愿意,你就转过身来。”
“如果你不愿意……”肖云还未说完,刘星雨就转过身来,也伸出她的双臂抱住了这个高大的男人。这时,肖云将她抱得更紧了,因为星雨一直没出声,他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只好这样紧紧地拥抱着她。有好几分钟了,星雨才小声说:“我还没洗澡。”
肖云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双臂,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低声说道:“快去洗吧,不然要着凉了。”
她洗了好久,还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幕是真实的,更不敢相信自己会转过身去拥抱肖云。但是这是真的,她也爱他,只是在这样一个应该好好学习的年纪,她不敢去爱……谁又能规定哪个年纪能爱,哪个年纪不能爱,爱情从来与年龄无关,她可以爱。就这么思量了很久,她才穿上衣服走出浴室。
“你洗了好久,不舒服吗?”肖云问道。
“我肚子饿了,我们下楼去吃点什么吧。”她转移了话题。
肖云知道她紧张、害怕,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关系转变,就没有追问她。出门时,他只是轻轻地扶着她。吃饭时,也如以往那样,笑谈食物和风景。晚饭过后,肖云带她到山坡外看夜景,两人坐在木椅上,惊喜于从这里可以看到如此美好的夜景。想着附近没什么人了,肖云就将左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试探地问她:“你是不是不习惯我们现在这样?”
星雨转过来,笑着问他:“你不是说,我还是个孩子吗?你为什么喜欢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有时安静,有时洒脱,自信,阳光,很特别。我找不到不喜欢的理由。”
“你送了这双鞋给我,你不怕我会走吗?”
“怕你走,但是我们那晚不是说不信这个吗?你不会走的,是吗?”
“不知道呢。”
“不知道,就是不会走。我不会让你走的。”说完,他将脑袋埋在她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刘星雨心里的紧张终于慢慢地缓解了下来,她多想也对他说一句与爱有关的话语,让他知道她也爱他。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微凉的空气中,听着他柔和的呼吸声,她情不自禁地将手轻轻挪到了他的手腕上,敏感的肖云很快就张开五指牵住了她的手。“你的手小小的。”他说。
“你的手,又大又厚实,我终于找到这双手。”
“请你一定不要松开这双大手,星雨。”他抬起头来,脉脉含情地看着她。
“嗯。”
随着她的一声答应,肖云将脸凑过来,吻住了她的唇。
这一天,她刚满17周岁。这一刻,在“流水乡山庄”,夜色温柔,他也温柔。

相关专题:云聚 电话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云聚的感言